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大校長管中閔2023年1月卸任 不續任理由曝光

有一種告別(九)

她臉上的酒窩童年時留給我很深印象。在教室裡,我坐在她的後排側面,與她處於一個斜線的位置。那時小學裡一張課桌都是一男一女兩人,因為那時男女同學之間羞於溝通,老師這樣排座位,也是為了減少學生上課講話。

我和隔壁的女同學很少講話,和前面的男同學還有她,倒是有交談。特別是數學課測驗時,遇到一些難題,她偶爾回頭看見我停留在某些題目上兩眼茫然時,都會主動把自己的作業本拿起來,給我一些提醒。

還有,她是跳橡皮筋的能手,一下課男生在操場上打籃球,女生就在場邊上跳橡皮筋。她的兩隻小辮像兩隻蝴蝶上下翻飛,在一眾女同學的圍繞下,總是常勝不輸。她們時常一起念的口訣,像環境音樂一樣蕩漾在操場上,像一種催眠音樂,已經深入我的潛意識中,有兩段很好玩。我問她還記得那些年的口訣嗎?她就輕聲念了起來:周扒皮,愛吃雞,半夜三更來偷雞。我們正在做遊戲,一把抓住了周扒皮,周扒皮…

她有些忘了,我接著念:……警告你,再來偷雞扒你的皮。

周扒皮是一個地主,小時候讀的故事說他去偷農民的雞。後來又被編成了口訣,真的遺臭萬年了。

還有一段也好玩。我說著又念起常聽她們念的另一段:小河流水嘩啦拉,我和老太婆去偷瓜,老太婆偷一我偷二,老太婆逃跑我被抓……

……從此以後不偷瓜,要偷就偷老太婆的瓜!她順利地接上了。

當我們念起童年口訣時,兩人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她覺得不可思議,我竟然能夠背出女孩子跳橡皮筋的口訣。我說:你們就在籃球場邊上跳皮筋,我是被你們強迫灌輸進腦裡啦。(九)

上一則

台珠寶藝術家CINDY CHAO 紅寶石牡丹綻放英國V&A博物館

下一則

迷你裙與喇叭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