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華裔記者遭嘲諷「憤怒亞裔臉」傳媒界譴責

喜劇天王亞歷鮑德溫拍槍戰戲 誤殺了女攝影師

中年心事(三)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你真會說話。好久沒被人這麼誇獎,我的臉都紅了。」

顏清凡輕撫一下自己的臉。她的五官單看普普通通,可是搭配在一起,卻有種說不出的韻致。她記起老公多年前曾經這樣誇她,還是含情脈脈地湊到耳邊說的。瞬間想起,她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小姑娘般的嬌媚嫣紅。

「你家洪力在上海好吧?」辛籽問。

「還行吧,做他的廣告老本行。」

「以前他給你,還有幫我們拍的婚紗照,多好看呀。他在上海做廣告生意,整天接觸大美女,你可得多留神啊!」辛籽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他身邊哪來的大美女?整天趴在電腦上搞廣告設計、廣告策劃,拍照也是拍拍靜物、小動物。你看,這是他拍的小貓。」顏清凡翻出手機裡的照片,給辛籽看。

「可愛。」辛籽敷衍地說了一句,眼睛轉向門口,焦急地張望。「稍微再等一下,許心超該下課了。她來了,咱們一起去吃飯。」

顏清凡猜想,辛籽說的「稍微再等一下」,可能又要起碼半個小時,就說:

「既然等你女兒,不如叫上你家許偉強一起去吃飯。洪力最近還跟我說起他呢。」

「說他什麼?」辛籽臉上掠過一縷緊張的神色。

辛籽的老公許偉強和洪力是初中同學。許偉強的數理化成績一向名列前茅,考上本市最好的實驗高中;洪力畫畫很棒,進了升學率很高的藝術中學。

「他說好久沒許偉強的消息了,誇他有才,不光理科學得好,還模仿課本裡〈陳涉世家〉的調調,寫過一篇文言文自傳,在同學中廣為流傳。」

其實洪力的原話還包括,許偉強以前總愛高談闊論,野心很大。近來打電話、發微信,他一概不回。

「洪力到現在還記得?說實話,當年我就是被他這篇文言文自傳給打動了。不然,就他那副長相,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我憑什麼跟他結婚?許偉強最近忙得要命,出國談生意去了。他不在,咱們聊起天來更隨意。」

辛籽不自然地笑笑,說話時手碰灑了咖啡。

顏清凡看出她的躲閃慌亂,馬上將手邊的紙巾遞上。剛才她提議叫許偉強來,是想替老公打探一下這位元老同學的情況。她對朋友的心事既好奇,又不忍心眼見她尷尬難堪,便轉移開話題。

「你家許心超長成大姑娘了吧?」

「是啊,跟你兒子一樣大,馬上十五了,正在上大提琴課。她說一會兒就到,這會兒也該到了。」辛籽再次望向門口。

「我記得你女兒學鋼琴。」

「她學的樂器可多了。」一提起女兒,辛籽的情緒馬上高漲起來。「她最早學琵琶,同學笑話說像個老骨董,她又改學吉他。我也覺得小女孩能自彈自唱,是件很酷的事。後來帶她去看鋼琴大師理查‧克萊德門的音樂會,你知道這個城市像樣的文化活動實在太少。理查‧克萊德門簡直帥呆了,所以她決定學鋼琴。我馬上去琴行,在別人鼓動下,給她買了一架三角鋼琴回家。」

辛籽不無得意地說著,彷彿這些都是女兒的成績。

「你認為理查‧克萊德門是鋼琴大師?」顏清凡認真地問。

辛籽把手一揮,狡黠地眨眨眼說:「哎呀,管他是不是大師呢,反正她也不學了。最近女兒告訴我,學鋼琴的孩子實在太多了,很難拔尖出成績的,她想學大提琴。我覺得很有道理,女孩子拉大提琴多高雅!許偉強總嫌我太慣孩子,我說這不是慣,這是給孩子提供良好的成才條件,讓她在不斷嘗試中,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你說是吧?」

顏清凡倒是很慶幸自己的兒子改學小號後,雖說有時偷懶,但還在乖乖練習,沒再變來變去。經常在學校的體育比賽、遊行慶典上,跟著一幫同學吹吹打打,很樂在其中的樣子。吉米一開始也學鋼琴,三年後他說自己更喜歡小提琴,父母依了他。後來他在學校偶爾吹起小號,被大大讚揚了一番,回家要求改吹小號。

顏清凡不想讓孩子養成見異思遷的毛病,特意帶他去見了音樂老師。老師說他氣息足、手指靈活,可以試試。於是她告訴兒子:事不過三,你若真心喜歡,就要堅持到底。如果學了兩天,又想改換別的,對不起,你得自己打工掙錢賺學費去。所以對辛籽如此輕易滿足孩子,她不置可否地笑笑說:

「發現自己的興趣是要花點時間。」

「誰說不是嘛。」

對於女兒今天想學這個、明天改學那個,辛籽都全力支持。想想她自己小時候,父母沒花過半點心思,更沒花半毛錢去培養她的才藝,讓她的整個少女時代,除了上學、放學,跟一幫同學瘋玩,就是吃飯、寫作業和睡覺。現在回憶起來,平淡得像黑白照片,還經常被女兒鄙視說:媽媽,你怎麼什麼都不會!女兒的一臉嫌棄,使她的心被刺痛。(三)

遊行 微信 升學

上一則

台珠寶藝術家CINDY CHAO 紅寶石牡丹綻放英國V&A博物館

下一則

迷你裙與喇叭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