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氣候變遷大會將至 拜登恐刪除最強有力氣候政策

紐約華裔女警槍殺案 案發前數日雙方恐爭執

有一種告別(八)

老闆特地招聘了有上海設計經驗的她,主要負責蒐集提供一些上海建築的樣本做為參考。

了不起啊!我對她豎起了大拇指,為跨國企業做時尚上海的項目。

她輕輕甩了一下頭髮,臉上的得意是不可掩飾的。

那天我們最後吃到了她滿意的里脊肉,確實是很嫩、很嫩。走出餐館時,密西根大道上人潮洶湧,是周末的晚上,夜生活剛剛開始。我們隨著人流逛了一會街,又轉進一個酒吧,坐在露天處喝酒。護欄外就是芝加哥河,可以聽見潺潺的水聲。河道不寬,周圍所見卻十分熱鬧,河對岸是燈火璀璨的高樓,每一幢都夠獨特。河岸邊是漫步的遊客,附近都是一家連一家的飯店、酒吧,杯觥交錯、人聲笑語。

看到這條流過城市間的河,我就說:有河的城市感覺挺好。

你還時常想起上海吧?她問

當然啦。不會忘記的。

上海你最懷念的是什麼?

年輕啊,那是我們的青蔥歲月。我說得頗有激情,她笑了起來,臉頰上漾起了酒窩。

當然那時生活比較艱苦,又經歷了動亂年代,過的是苦日子。不過等到我們從大學畢業,開始工作時,已是有希望的好時候,每個人都對未來充滿了想像,做著自己的夢。城市還是古老的城市,不過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心情就不一樣。

大學剛畢業的那段日子,我們失去了聯繫,再見面是小學同學一次分開近二十年的聚會,她從英國回來了,我記得她是同學中最為風姿颯爽的一個女同學。大部分同學都讀完大學,走上了專業的崗位,唯有她不僅讀完了建築系,還去英國做完了訪問學者。可是回來以後又不滿足了,所以跑到芝加哥來啦。(八)

英國 芝加哥 工作

上一則

第一次當老師

下一則

人人可能是瘟神的時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