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烏克蘭邊境局勢緊張 拜登:不考慮派兵保衛

香港六四集會案 黎智英等3人煽惑等罪名成立

中年心事(二)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打上計程車,司機問她去哪,她說去金融中心大廈。

司機問:「你是去金融中心、金融大廈,還是金融總匯?」

家鄉的變化日新月異,一棟棟嶄新的高樓,像一朵朵巨型蘑菇似地瘋長,一條條新的街道從曾經的菜地野嶺裡開闢出來。她二十年前上班的公司,那棟標誌性的建築已夷為平地,新的大廈在錯綜複雜的鋼筋水泥和腳手架包圍之中,拔地而起。閃閃發亮的新世界,讓在這裡長大的顏清凡,已難辨東西南北,望著車窗外的人群、車流,她茫茫然變成了一個外鄉人。

「我給朋友打電話問一下。」

辛籽的電話一直占線,發微信也不回。幸好車停下來等綠燈時,她在幾座式樣相似的大樓間,看到了星巴克的綠色美人魚頭像。提前五分鐘,她坐進了咖啡店一角的沙發裡。

辛籽終於打來電話,抱歉地說:「親愛的,我手頭有點急事要處理,等我幾分鐘,一會兒請你吃大餐。」

顏清凡在美國待久了,時間觀念很重,心裡微微有些不快。她知道辛籽現在升為公司主管,但時間是她自己訂的。昨晚吉米的奶奶打來電話,叫他們過去吃午飯,但她不願錯過與辛籽訂好的聚會。比起只會誇自己兒子多好、多能幹的婆婆,她更看中與辛籽的友情,也享受跟好朋友無拘無束的聊天,於是推說孩子有點感冒,過兩天再去。婆婆老大不高興,感覺她顯然在找藉口,不想帶孩子見長輩,但老太太還是很關心孫子。

「吉米沒事吧?家裡有沒有苦甘沖劑?」

「我從美國帶了感冒藥回來,早上讓他喝過兩包,休息兩天就好了。等洪力回來,一起去看你們。」

顏清凡看看表,給母親打電話,囑咐她盯著吉米午飯前吃藥,又問兒子想要媽媽買點什麼回家。她假裝心不在焉,望向進進出出的客人,再看一下時間,三十分鐘過去了,辛籽還是不見蹤影。查看手機,既沒發微信,也沒來電話,只有一個服務生過來清理她鄰座的桌子,好奇地上下打量她,好像在說:穿戴得這麼體面,不至於只蹭座位不消費吧?

顏清凡明白服務生的意思,站起身去買咖啡,順便要了一小塊奶油草莓蛋糕,心裡說:我為何非要傻等?隨遇而安不好嗎?

她端著兩杯拿鐵和蛋糕,原來的座位被一對小情侶占了,她另外找位子坐下,忍不住又給辛籽打去電話,還是占線。為了緩解等人的焦慮不安,翻看起微信朋友圈來。

老公發來一條消息,告訴她回家的時間,她故意慢騰騰做了回覆。等她喝下了大半杯咖啡,遠遠看見辛籽揮著手,匆匆跑過來。她氣喘吁吁,帶著一臉的抱歉,連聲說:

「顏清凡,親愛的,久等了,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辛籽比她訂好的時間足足晚到了近一個小時!

顏清凡看著她,克制住心裡的不快,遞給她一杯咖啡,不冷不熱地說:

「以為你很快能到,就去買來拿鐵。現在已經涼了,要不要再叫一杯熱的?」

「沒事。涼的、熱的,拿鐵還是拿銅,我喝不出有啥不一樣。來星巴克是為了見你呀,親愛的。」

辛籽親切地挽住好友的胳膊,朝她燦爛一笑。

顏清凡的心像桌子上融化走樣的奶油草莓蛋糕,有點繃不住了。頓時覺得為辛籽遲到而鬧情緒,顯得氣量太小。她笑著解釋:

「拿鐵就是加了奶的咖啡,快喝吧。」

辛籽喝了兩口,抬手將半長不短的油膩頭髮,向耳後捋了捋。她穿的是經典的英國Burberry黑色外套,襯托著衣領上星星點點的白色頭屑,格外顯眼。

「原來就是加奶的咖啡呀,我沒研究過。你在家裡做太太,有時間講究吃喝,多好呀,我真心羨慕你。」

辛籽看看顏清凡,嘆一口氣,欲言又止地轉動著咖啡杯。她身上有一些很不調和的東西,從氣質到穿戴,聚在一起組成了她。一雙剪水般蕩著波浪的眼睛、一張秀氣卻疲憊的臉,一雙短小的、有些笨拙的手和紮紮實實的腿,雖然處處充滿矛盾,卻透著難得的善良和厚道。

「我還羨慕你呢,職業婦女,大忙人。早知道你這會兒駕到,我應該晚點從家裡出門。」顏清凡語氣中帶著老朋友間才有的親切責怪。

「哎呀,公司裡的事沒完沒了。你早早辭職,跟老公去美國絕對是正確選擇。看我,當這麼個小破主管,除了天天被老闆盯著業績,被客戶追問船期、運價,沒別的。一天到晚瞎忙,人都快瘋掉了。」辛籽攤開手說。

顏清凡順勢將兩個紙袋交到她的手上:「送給你,一點心意。」

「哎呀,你每次回來都那麼客氣。你不光人有氣質、會打扮,就連包裝袋也弄得這麼漂亮,像藝術品,我都捨不得打開了。」(二)

咖啡 微信 美國

上一則

第一次當老師

下一則

人人可能是瘟神的時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