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脫口真心話?連說兩個YES「美國必保衛台灣」

亞歷鮑德溫「誤殺」非首例 李小龍兒子也是命喪片場

虹在天涯(四)

去同學會還得請假,但沈虹思忖,多認識人的重要性大過溜掉的小費。收入增加後,她找了一戶停車庫改建的「雅房」,脫離大雜院生活。房租貴點,但能在電爐上簡單弄點吃的,比起以前隨便亂買麵包外賣,健康也省開支。

住得雖寬敞些,衣服沒變多,櫃裡掛的仍是幾件國內帶來的對衫,一口箱子盛著太厚,用不上卻捨不得丟的衣服。沈虹揀出一件比較正式的連衣裙,鼓勵自己:這裡人本來就比國內穿得隨便。

天幸身材完全沒走樣,可鏡子裡的形象大殺風景:頭髮不知多久沒修,臉上給洛杉磯的陽光種了叢叢黑斑,連同細紋深溝,不知能不能遮得住。

她從箱裡再尋出個小包,拉鍊生鏽搞半天才鬆動,粉餅、粉底躺在家常藥的下頭。沈虹打開盒子,被乾癟龜裂的粉塊嚇一跳。她深吸口氣,審視裝在瓶裡的液體,黏稠稠的倒都倒不出來。

這城市的乾燥把水分都吸光了,她的皮膚、她的內臟。

沈虹拿粉撲沾水磨蹭,牙膏般的化妝品塗上臉成毀滅性的災難,幾支唇彩有的融化、有的變質,斷裂的眉筆旋開蓋子散落一桌。她仰面倒在床上,闔起雙眼。

找藉口臨陣脫逃了同學會,熱情的學長過些日子仍邀她到家裡作客。這次沈虹高興接受,還添置了行頭裝扮,因為身分辦下來了。

不用打黑工,意味薪水可能更高,卻也保證了繳稅的命運。但沈虹覺得有新希望,新朋友也在恭喜之餘,介紹了中文學校助教的工作。學生用英文問問題,她正好理直氣壯用中文回答。(四)

洛杉磯 工作

上一則

華人攝影師Dora Duan 開墾矽谷文化沙漠

下一則

為傷口取名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