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預料美國點頭放行ETF交易 比特幣漲逾6萬美元

柯林頓敗血症住院 喜萊莉急探視

南柯記(七)

平行時空的多倫多,租書攤變成了市立圖書館,他兒子從這裡借過比他們那時健康得多的書籍,他也有機會讀到幾套以前錯過了的金庸、古龍、梁羽生。

距租書攤不遠是他們這區的市議員辦事處,隔著幾十年時空,遙遙對應著老家的坊人委,兩者他們都甚少有機會涉足。幾十年前的坊人委,坐著的都是整天板著臉的工作人員,說話也是呼呼喝喝的官腔。他們只有在某些文件需要地方政權蓋章核實住址或投票選國會代表時、才不得不走一趟。

他不肯定投票站是不是在坊人委,因為那時他還沒到合法投票的年齡,但他記得戰後第一次的國會代表選舉。

戰後一年間,大街小巷一些比較高的建築物,都被革命政府裝上了大擴音器,天天、時時刻刻提醒他們現在的日子過得多麼自由幸福。擴音器無處不在,整個城市活像一座大集中營或者《一九八四》之類的反烏托邦世界。

開始準備選舉時,這些擴音器又同一口徑,介紹每一位候選人的生平事蹟、革命經歷及功勳。至於候選人和候選人之間有什麼不同的政綱,革命政府沒說,也沒人想知道,因為所有候選人都是革命政府提名的,同一個黨、喊一樣的口號、服膺同一個真理,當然也就沒有競選、沒有辯論會、沒有逐家逐戶按鈴拜託惠賜一票。擴音器從早到晚重複他們的姓名、黨齡、職務,選民還是不清楚候選的都是些什麼人。

投票那天,大家都很踴躍,因為革命政府根本不容許任何人不去投票。到了下午,誰要是還不去(還敢不去)履行社會主義公民的義務,大擴音器就在屋頂上喊魂似地喊他們的名字:XX街幾巷幾號的誰誰誰、XXX街幾百幾十幾號的誰誰誰,請到票站投票。(七)

投票 提名 圖書館

上一則

華人攝影師Dora Duan 開墾矽谷文化沙漠

下一則

為傷口取名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