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大校長管中閔2023年1月卸任 不續任理由曝光

虹在天涯(三)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腳邊是輸送帶進口,流進來的壽司碟、茶杯在污水河中堆成堤防,後方水槽放著服務生收進來的麵碗。地板又濕又滑,沈虹穿著高筒雨靴,先撈髒碟子落成十來個,往洗盤機洞裡放,再轉身把茶杯跟麵碗擺滿塑膠籃,推進蒸氣洗碗機蓋上。

雖說是自動清洗,底下的髒碗碟多了會卡住,上頭出來的乾淨碟子堆太高又會墜落。固定時間內非得完成一個循環,好比耍雜技的得準時接住手榴彈。

撈碟子要蹲下去,搆機器要踮高腳。愈急拿碗盤的手愈滑,不留神整疊又滾回髒水裡,濺得她滿臉滿身。兩個鐘頭下來,腰後面隱隱有哪條筋發緊。第二天早上起身,一陣疼痛駭得她差點失聲號叫,慢慢滾下床如重物落地有聲,又引得簾幕外哪位房友嘟囔。

要真扭傷了不能上工可糟,沒醫療保險,更付不起自費看診。她小心翼翼,熱敷加國內帶來的藥膏貼布自力救濟。熬到周末休息打電話,那頭傳來歡快的語調。

「沈姨,我跟幾個朋友要租學校近旁的公寓。」

沈虹一驚:「不是說今年都住宿舍嗎?」

「啐,我那個室友很不乍地,宿舍裡也吵得沒法學習。」

聽到後面半句,沈虹要責問的話變得吞吐:「別人不也都住得好好的?圖書館也可以學習啊!而且住宿費都繳了,能退嗎?」

「不清楚,可能退一部分吧!合租也多不了多少錢的。」

怎麼不說「少不了」多少錢呢?沈虹揉著腰,想到律師留言:辦身分的case有進展,請速來事務所繳清餘款。

沈虹找到了份額外工,到88超市的烘焙部門幫忙。天冷麵包發酵時間長,每天半夜進去準備。商用麵粉、砂糖動輒幾十磅,用小車運到工作房後,還是得用軀幹當槓桿,抱紙袋往塑料箱裡倒。裝麵團的攪拌碗更沉重,沈虹根本舉不起,只能用大型刮刀分次移到面板上。好在師傅也怕她哪裡折斷,沒嫌她慢。

回住處只倒頭就睡,不巧某東北大嬸硬來搭話,她說溜了嘴。大嬸們都在按摩店打工,聽到沈虹高一個檔次的文化水平,大驚小怪起來。

「您別嚷了,」沈虹感覺臉上發燒,「念過大學又怎樣,再說我英文還真不行,在這能幹麼呢?」

「可以不要來唄,我們是在家鄉也沒賺頭,出來辛苦幾年,存夠本給兒子買房就回去了。」

聽到「兒子」,沈虹腦裡快速飛過的是數字,跟陶陶傳來的短訊:

「跟班上這個女同學定下來了……畢業就準備結婚。」

本來不是準備考研究所的?照片上的陶陶黑了點,沈虹安慰自己那姑娘人看著倒乖。

現在可沒有包分配這種事,兩人忙著找工作。女的能幹,專業也好用,就是家境普通沒法幫忙。房價上漲,原來沈虹準備的頭款看看不夠。

沈虹回過神來苦笑。文化水平?不管什麼水平,換算不成薪水,白搭。

「我看妳那又切菜、又洗碗的差事別幹了,」大嬸好心建議,「來來超市旁邊不是開了一家燒烤店?外面掛滿紅燈籠那間?可火咯,人排到隔壁再隔壁。我一個朋友去那兒幹活,說小費好拿得不得了,妳試試唄。」

做服務生的英文不能太差,這是沈虹卻步的原因。她不禁自問:為什麼不找機會練習呢?沒有時間?

拚命努力,也拚命逃避?

沒想到她硬頭皮一試就被錄取,或許樣貌比其他大嬸還是有些優勢。上工不久,店裡來了一大幫年輕人,看起來不過瑛瑛年紀,有幾個像高中生,衣著品牌明寫「富二代」。同事努著嘴暗示沈虹瞧停車場,藍寶堅尼、法拉利、保時捷成排。

豪客們叫滿兩桌子餐點酒水,諠嘩笑語如入無人之境。沈虹送菜到隔壁桌,兩個中年男人本來在談生意,現在根本聽不清對方,皺著眉頭只說:「算了,吃菜、吃菜。」

年紀大些的除下夾克,沈虹看見衣服上繡的字脫口而出:「欸,您是麗江大學的?」

「對啊,難不成妳也是?」中年人笑著問,並沒有加上一句「怎麼在這裡端盤子」。

「我是。」沈虹意識自己說的淡定。

年分、專業核實,學長、學妹當場認親。「妳得來參加咱們美洲同學會!這T恤就是會上發的。湊巧,下個月在洛杉磯,交換個聯絡方式,到時候坐咱們的車吧。」中年人加上一句:「朋友兩口子都是麗大,我太太不是,也每年跟著去熱鬧,輪流開一部大休旅車。」

朋友,沈虹猛然記起,不知多久都沒打給陳莉,不知她有沒有去過這聚會?不及歉疚,她就被匆匆叫回廚房走菜,擺笑臉給鄰桌送酒杯。自然服務生不去碰檢查ID這件事,即使幾個女孩怎麼看都未成年,怕牙齒上色,用吸管喝著紅酒。(三)

工作 醫療保險 休旅

上一則

甘肅酒泉鐘鼓樓

下一則

老師,我不是蹺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