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WSJ:台灣軍力不足 士氣低落 難與中國一戰

紐約市今晚將出現強風豪雨 部分地區恐淹水

不讓眼淚掉下來(二六)

5

我回家跟母親簡單說明情況,匆匆吃幾口飯,又急急忙忙趕回醫院。剛進病房,我就取了便壺替父親把尿。他早幾年切除了前列腺,憋不得尿。

父親舒服以後,指指牆角的折疊床說,是他幫我向醫院租的,六元一個晚上。

這是在醫院照顧了父親這麼多天,他第一次主動對我示好。幾十年來,父親對我懷有若隱若現的敵意,似乎刻意跟我保持理性的距離,不至於疏遠,也絕對不親密。

顏色曖昧的帆布床看起來很舊,坐上去屁股能感覺得到底下的鐵架子。劉姨拍拍自己正半躺著的松木躺椅說:我這張,十幾年前他中風時買的,九十元,既能當懶人椅坐,也能放下當床睡,為我省下不少錢呢!

我說:醫院的創收層出不窮。

不知是因為心理上的緣故,還是的確如此,我覺得醫院的夜晚明顯比白天陰沉,比白天更令人不安,雖然天黑以後的燈光讓病房看起來比白天更加亮堂。我與妻子互發資訊,交換各自的情況。

兒子小政的高中已經開學,他寄宿,買了新的床上用品,每六人一間帶浴室的宿舍,單床,有櫃子、書桌、空調、風扇和晾衣服的陽台。無法親歷兒子新的學習階段,令我頗覺遺憾。妻子又傳來一些資料:住宿承諾書、健康承諾書、紀律承諾書、高中新生常見的困難和處理建議等等一大堆,比我替父親簽的住院文件還多。我心想,為何什麼都要家長承諾?未必孩子在學校出問題,全都是家長的過錯。妻子又說,這是全市管理最嚴格的高中,據說半軍事化管理。

過了會,我正在低頭看書,被頭頂突然響起的電視聲驚嚇了一下。(二六)

中風

上一則

「抹香鯨可好?」台博館揭密中法戰爭台灣防疫暗語

下一則

借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