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土安全部長打過疫苗仍確診 曾與拜登出席活動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虹在天涯(二)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偶然,她得知大學同學陳莉也在加州,看地址無法確定離LA有多遠。猶豫半天,提起勇氣從家裡撥電話。

「Hello?」

熟悉的聲音沒變。

「陳莉,我是沈虹,我在美國。」

電話彼端炸開:「妳沒哄我?在哪?」

「欸,我跟妳說,不好打太久的,現住在洛杉磯別人家,這怕算長途……」

陳莉語速直接飆高:「長途?妳以為現在啥時代?妳沒手機嗎?」

沒,因為還不確定負擔得起月費。

陳莉簡單扼要問清楚地址,更簡單地扔下「明天我過來」。沈虹仍搞不清楚她在哪,不會是要坐飛機的距離吧?

「我天,妳開了七個鐘頭的車?」

星巴克裡,陳莉大口吸草莓星冰樂,沈虹只喝熱開水。

「早習慣了,讀研究所的時候在南加州,吳兵在北加州做事,不是他下來就是我上去。妳怎麼不聲不響跑來美國,還住在人家的maid room?」

沈虹正擔心今天的晚飯,沒心情長篇大論。不過沒必要,幾句敘述已讓陳莉火不從一處來。

「這是無償傭工,哪是什麼朋友幫忙?看看妳住的什麼狀況、做的什麼活?」

「但……房租也要好多啊!」沈虹遲疑著質問。

「那個破房間沒有獨立衛浴是租不出去的!她白白得了一個下女。這裡人工貴,會做中國口味飯菜的更難找,包吃包住也要給月薪啊!加州行情高,兩三千跑不掉。」

沈虹心中浮現損失的數目。

「到我家來,就咱們倆。沒房租,不幹活。」

沈虹搖頭,瑛瑛在南加州,她不能跑遠。好歹陳莉讓她意識別再久待,還初次感覺,在水裡掙扎有人丟個救生圈過來。

很遺憾陳莉忘了,沈虹的簽證並不允許工作,而不報稅的黑工被僱主欺負總有苦難言,沈虹下定決心,賭當地名氣收費第一的律師辦身分。經陳莉朋友輾轉介紹,她得了一份住家保母的工。

夫妻是台灣移民,太太還算和氣,只是小孩總「啪」一下把食物搧給地板吃,沈虹費盡心思也不見成效。女主人說算了,隨他吃多少吧!男主人明顯不悅,臉色陰晴轉換讓沈虹心頭一突。她努力回想陶陶幼時怎麼照顧,但最小的時候是送回老家給父母帶,大些接回來,也沒有眼前的孩子這麼難搞。

這天小孩坐在高椅上,照常尖叫搥桌子,把沈虹精心製作的營養煎餅丟回她臉上。沈虹努力哄騙,聽到太太遠遠在臥室裡喊:「哎呀,我的錶不見了。」

幾天前太太生日全家出去慶祝回來,先生似乎買了一只名錶當禮物。女主人平常並不珠光寶氣,討丈夫高興戴了幾次,還沒來得及收到銀行保險箱裡。

接下來裡頭傳出「鏗鈴匡啷」的雜亂翻動聲,沈虹沒意識到危機,忙著收拾餐桌上下的狼藉,直等到先生以比平常還難看十倍的面孔站在面前。

「沈虹,妳有看到太太的手錶嗎?」

後來她才明白,這種rhetorical question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沒有啊,一會兒孩子睡了,我幫著找找吧?」

先生沒再說話,轉身走開。那邊房裡變成了爭吵聲,隱隱聽到「你也不要隨便懷疑人家」之類的句子,沈虹忽然明白了。

她極力想記起那只錶長什麼樣子,但毫無印象,又跪著在自己床下房角落拚命查看,生怕是老鼠什麼給叼到她這兒了。她不知怎麼申訴,也不明白為什麼有申訴的必要。但即使把行李鋪蓋全攤開讓檢查,也是徒然。

解僱等於無家可歸,沈虹在華人區找了個所謂的旅館,和陌生男女擠在同間獨立屋裡,用布幕隔開的客廳睡滿一票人。她不想再麻煩陳莉,也對住在僱主家心有餘悸。

接下來還是得找工作。頂著火毒的太陽,購物中心商店一間間挨過去,唯一的徵人啟事卻是日本餐館。沈虹既不會日文,也沒吃過幾次日本料理,咬咬牙推門進去,發現店主到客人幾乎都是老中。

這間mall被韓裔收購,翻修後房租漲了將近百分之五十,店家紛紛出逃。餐館在當地人氣高,老闆不想搬,又碰上兩名老墨員工嫌錢少離職,急著找人。沈虹沒身分工作領最低薪資,沒有福利。萬一遇到移民局臨檢,先裝作是來幫忙的親戚,逃不逃得過那只好禱告上帝。

早晨她先解凍魚塊,然後逐樣切片。要求很簡單,每塊生魚的重量誤差不超過一克。這雷同做麵食揪劑子的道理,用蒟蒻練習兩天後,能夠抓得相當準確。壽司師傅三年出師的故事在這當笑話:飯糰都是機器「捏」的,出來成方形就好,人工只負責放魚貝類上去,流水線製作。拉麵、烏龍麵湯頭全靠調理包,反正客人吃不出差別。沈虹切完魚,就得去熟食station忙活,但這些比起洗碗都是小菜。(二)

加州 工作 移民局

上一則

「抹香鯨可好?」台博館揭密中法戰爭台灣防疫暗語

下一則

借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