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南部4州初選今天登場 川普影響力再受矚目

聯手抗中 四方安全對話聯合聲明:反對武力改變現狀

醉花陰(全文完)

這麼多年,家裡終於來了一個人,不是愛又傷害過她的人,卻是他的同胞手足。他已經去了那個遙遠的地方,臨走沒對她說一句話。小夏說他走得很快,正吃飯,筷子掉在地上,就撒了手。若子忍不住冷笑,說他倒修了一個好走法。

但若子最終還是帶著小夏回到小店,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語言就在舌尖上,就改變了辭彙,也改變了心意。回到紐曼街,她和小夏下了巴士,看見吉米拎著買酒的布袋子,正穿過馬路,要到黎巴嫩人的店去買酒。

若子就讓小夏等等,緊走幾步,趕上吉米,說讓他回店裡買酒,想到他以前給的小費,就算他付過了。吉米聽了有些不好意思,說:等我有了錢,一定還給你,我保證。然後跟著若子折回來。一條斑馬線上,兩個老人一前一後相跟著,化干戈為玉帛。

天氣真是好,這幾天是入冬前最好的天氣,老天爺做媒,響晴著,讓樹葉乾得透徹,嘩啦啦響得銀鈴一樣。人們心裡明白,一陣風來、一陣雨來,樹葉就集體下落了,美過、燦爛過、枯萎過,零落成泥。若子突然想起認識秦小冬那年,他們從莫斯科餐廳裡出來,已經是黃昏,是秋天的黃昏。北京的秋天是最美的,樹葉也是最美的,那一樹一樹的紅葉,燃燒著,像火焰、像青春。秦小冬站在樹下等她,一棵巨大的樹遮住他的臉,若子恍惚覺得她又一次看到秦小冬,只是他倏然消失了。

若子突然感到沒有什麼可抱怨的,秦小冬有他的生活,若子也有自己的。憑著這一雙手,她養活著自己,帶大了孩子。如今秦小冬走了,自己也老了,心中的疙瘩也該解開了。誰能站在天堂門口清算俗世的愛恨?秋天的樹葉、春天的花朵,都是老天的饋贈。

她站在門前的楓樹下抬了抬頭,沒來由地想起那兩句詩,她忘記了誰寫的,但記得很清楚:不知道原諒什麼,好像一切都可以原諒。(全文完)

北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