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自美入境中國防疫規定更新 7天核酸改為48小時

拜登21日訪南韓見尹錫悅 韓宣布加入「印太經濟框架」

醉花陰(一一)

若子看看小夏,看到她眼角細密的皺紋,若子想,她也老了。若子本來不想見小夏,與他有關的人她都不想見。那兩個老人和他,都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這個家族與她,已經是毫無關聯了。

郁歡聽了咯咯笑。郁歡說:怎麼沒有關係?你在遙遠的加拿大,給秦家養著兒子、養著孫子。若子就笑一笑。想著郁歡的一針見血,心中酸甜苦辣一直向上,到了喉嚨。

這些年的生活,除了傷害還是傷害,但子孫還是秦家的。小夏說,秦小冬聽說自己有了孫子,大笑了三聲,喝了一個爛醉。若子想得出來。秦小冬給她打過電話,說想看看孫子,照片也行,若子直接把電話掛了。那時候若子不認為秦小冬與安迪和皮特有什麼關係。你既然已經拋棄了他們,就不要再把他們當作孤獨中的安慰。

若子覺得,一生中遇到秦小冬是她的不幸。最不幸的是,秦小冬毀壞了她的信仰。她本來信仰純潔愛情,從一而終,但被秦小冬毀壞了。更有甚者,後來她也按照秦小冬的說法去尋找過人性,若子認為秦小冬毀了她的一生。

若子後來換了電話號碼,與秦小冬就此別過。有時她望著窗外,看到四季更迭、雨雪紛紛,想自己從萬里之外來到這裡,究竟是為什麼?若子想來想去,最大的好處,就是擺脫了秦小冬的糾纏。

但是如果走了萬里之遙,只為擺脫秦小冬,那麼秦小冬是不是還是自己的人生目的?想到這一層,若子有些心驚,也對自己有些失望。三十多年努力忘記的一切,還是不能忘記,還是讓她感傷、還是讓她若有所失。

吃過飯,小夏提出要到若子那裡住上一宿,聊聊天、說說心裡話,若子本來是想拒絕的。若子說,明天她要和郁歡去看楓葉,想好好休息一下。蒙特婁的楓葉在這一周全線飄紅,從沙墩到湯波朗。如果明天不去,再過一周,楓葉就會凋零、脫落,疏枝斜上,成為準備過冬的老樹。

如果今晚和小夏同住,若子知道,她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會說些傷害她的話。(一一)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