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槍擊案致21死 拜登籲終結槍枝暴力的大屠殺

喬州州長選舉決裂 川普:不擔心潘斯選總統

血緣內外(四)

然而她也可如此自辯:她一單身女人,當垂垂老去、疾病纏身時,沒個子女在側,晚景淒涼,將如何是好?所以領養小孩,不也可視為未雨綢繆之舉嗎?

可這些話說與誰聽呢?母親嗎?她幾乎可以斷定,母親聽後必然會嗤之以鼻,說道:妳以為領養的小孩會跟妳親呀?而如果母親是那話,那她敢否直截了當告訴母親:她是母親的親骨肉,可母親為何偏偏跟她不親?

所以果真要探究的話,親與不親,與血緣倒並無絕對關係。她在成長期間,甚至還曾想過:如果時間倒流,她願否回到混沌之時,依附在母親體內做一枚細胞?或者,如果讓她選擇,她願否選擇另一對父母?再如果,如果她非父母親生,而是被領養的,那她的人生會否全然不同?可儘管浮想聯翩,所有的可能與不可能、所有的臆想與事實,在她出生之後,已非選擇題,而是非黑即白的是非題了。

血緣不是選擇題,是是非題(毋庸置疑)。可領養孩童,在沒有大是大非的牽制下,她是有極大的選擇空間的。她可以堅持領養或放棄,還可以模稜兩可,在灰色地帶裡搖擺不定。藉口是:她得再想想,再想想……

當然,她經常如此優柔寡斷,她知道。可她也是近日才知曉,領養孩童這事,操作起來其實頗為錯綜複雜,絕不像她最初想像的那樣:一旦進入領養程序,只要按部就班完成各項條文需求,便能水到渠成、萬事大吉。

不,領養程序之冗長,與萬事大吉無關。這點她終於了然於心。現在她明白:一道道程序鋪展開來,完全可無限度地衍生出無數枝枝蔓蔓來,而她必須慢慢地、有耐心地斬枝去蔓,再看看前景是否已是一片坦途。如果是,再好不過;如果不是,那她就得另闢蹊徑。(四)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