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澳洲變天 工黨黨魁艾班尼斯將任總理 莫里森致電認輸

日增1.1萬例染疫 紐約州87%郡縣淪高風險

愛殺(全文完)

但窗簾還像他上次離開時一樣掩著,他不能確定裡面有沒有人。房內黑乎乎,外間是以前人家的灶屋,他直奔裡間,順手扯開半邊窗簾。他看見了「一萬」,她像一尊塑像坐在只鋪著塑膠墊的炕上,背靠著牆,面無表情,眼睛瞇縫著,似睡似醒,懷裡抱著他那把獵槍,槍口頂著下巴。那桿散彈槍雖然射程不遠,但還是有殺傷力的,他嚇得叫出來:「幹什麼,你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一萬」沙啞著嗓子,微微一笑,活過來了似的,眼珠轉了轉,斜了他一眼,「你能來玩,我就不能來玩?」

「把槍放下!放下!其其格,放下槍!」結婚以後,他就沒有叫過她的蒙古名字。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來,她的蒙古名字意思是「小花」,野菊花一樣的小花。

她像被點醒了,兩隻手把槍端起來。他覺得她下一動作就是把槍瞄準他,不由得倒退了兩步。

她翻身下地,把槍口朝下,像個老太君杵拐杖一樣,杵著槍托站起來,輕蔑地笑:「就這破槍還能打兔子呢?」

他這才想起來,他每次打完獵,都把子彈取出來,藏在一個隱祕的角落。除了他,別人不可能找到。

「當然能,你要是想打,以後我教你。」他走過去,不由分說,從她手裡把槍拿過來,「現在,回家去。」

「回什麼家啊!不是要去民政局嗎?」「一萬」「咯咯」一笑,輕佻地推搡著他,有點玩世不恭的放縱勁。

「民政局早關門了。跟我回家,不回家你還想幹麼?」他拉著她的胳膊,第一次感覺到她那麼瘦。

「我沒家,你也沒家。這會兒你何必裝好人,咱們倆就是住在一間房裡的冤家對頭。」說到「沒家」兩個字,她居然哽咽了。

「其其格,十年了,我們的愛是真的,我們的孩子也是真的。」他攥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說拖著她走,「回家吧。」(全文完)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