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血緣內外(三)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可那也說不準,母親或許會對她劈頭蓋臉一頓罵:「跑什麼龍套,吃飽了撐的!還得意忘形!」或許,或許就會是那話,她猜。

3

不過她這趟回家來,往事不究,卻是有件事想告訴父母親。事可大可小,但宛若氣象,是驚雷巨雨或微風細雨,她無法預卜。所以端看父母態度──或許能無風無雨,天地闃靜,也未可知。

她於是說了:「我打算領養小孩。」

父母親聽後一臉驚詫。可才一瞬間,母親即收起驚詫之色,怒氣滿容,一串串話珠子往她直擲過來,爆得滿天煙硝:「妳瘋了,好端端的領什麼小孩,閒的呀,吃飽撐的呀!也不動動腦筋想一想,妳個單身女人,領個小孩,算哪一門子?搬塊石頭砸自己腳,有意思嗎?」

煙硝味重,她有點招架不住,竟不知怎地忽然心虛起來。但不管怎樣,好歹還是把母親的話珠子接了,彈回一句:「有哪條明文規定,單身女人不能領養小孩?」

「我不管什麼規定不規定的,我只管問妳,妳還要結婚不?妳拖個小孩,還結婚不?」

母親是認定自己句句在理,所以咄咄逼人了。她想。對,她三十八歲,未婚,沒男友,想領養小孩似乎有點匪夷所思,但有何不可呢?

然而母親不待她回答,繼續問:「妳這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瘋念頭?總有個理由什麼的,妳說,到底是什麼理由?」

見母親聲色俱厲,問話不偏不倚擊中要害,她一時語塞,支支吾吾說不出話,遑論慷慨陳詞了。是了,她領養小孩的念頭到底始自何時呢?

真要追根究底的話,應該是始自年前參加中學畢業二十周年慶典那時候吧?她想。那天,慶典後有聚餐活動,同學們多數攜家帶眷出席,她孤身一人,不僅與會場歡騰熱鬧的氣氛不搭,還活脫脫像個闖入者似──場所中茫然四顧,又不宜退出,渾身彆扭至極。

後來是露西見到她,前來打招呼,她才忙忙整頓情緒,與舊友搭起話來。兩人二十年未見,花信年華一去不復返,往事無暇回顧,只聊今朝。

露西直腸子,一如既往不拐彎抹角,端詳她片刻便奔入正題,問她:「結婚沒?」

她也不忌諱,坦然回道:「沒呢。」

是真的坦然,在婚姻問題上她絕不自卑。甚至,還頗感自傲──她是獨立女性,不依附男人。

可等她見到露西八歲的女兒及五歲的兒子時,竟心有所動了。其實也不僅僅是那倆孩子,會場裡眾多孩子,不知怎地,那晚上個個像精靈似,躡手躡腳悄悄地佔據她心頭。她若有所失,心思紛亂了。甚至,有那麼一剎那,她竟隱隱覺得──原來,自己的生活是如此貧瘠,沒有子女,所以蒼白無光。

這才醒悟,所謂形單影隻,就是多數人在圈內,自己在圈外;或者說多數人在圈外,自己在圈內。圈圈圍繞,進入或跳出,都得大費周章。那時刻,她確實躊躇了──是與多數人看齊或繼續我行我素呢?

說實情,這許多年她單身生活過慣了,雖偶感清冷,但不覺礙事。且自詡能在孤獨中成長,自己成為自己最好的朋友。至於子女什麼的,那是別人家的風景(包括她姊妹家的),她遠遠眺望,景色花團錦簇,無處不美,但不屬於自己。

她的風景是深山曠野人煙少,孩童罕至。當然,兩樣風景兩樣情,原不分高下,可她在聚會那晚,為何會覺得自己這邊的風景黯然失色,且因此萌生出領養小孩的念頭呢?

她自己都不明所以,又如何跟母親解釋呢?所以,在母親的質問下,她詞窮理屈,以致在家數日,基本上一事未成。

4

加州自個家後,她仍然是上班、下班忙碌不已。可再忙碌,領養小孩的念頭不僅沒丟至九霄雲外,還逐漸變成一道磨人聲音,時不時提醒著她:有事未了、有事未了……

可這事得從長計議,得嚴肅對待,不是她心血來潮,三兩下即可拍板定案的。首先,她必須考慮周全,如何與非親生的孩子建立感情。再者,她也必須了解,如何教育孩子。

而最不能忽略的,是她必須弄清自己領養小孩的動機。如果她僅僅是想養兒防老,壽終正寢時有人代為處理後事,那她的動機是堪憂的,還可能讓她羞於啟齒,因為──她只是為一己之利,與愛心全然無關。(三)

加州 教育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