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瓊早盤跌逾400點、科技股重摔 都是因為這家社群媒體

美國南部4州初選今天登場 川普影響力再受矚目

不讓眼淚掉下來(一八)

「我從未想過父親有一天會離我而去。五年前他做腎結石手術、三年前做前列腺手術,我半點都不擔心他會有危險。而現在,他只是小腿上有個傷口而已,我乍就整天揪著心,無論怎樣努力,也擺脫不了死亡的陰影。」

「三年對於一個老人來說,已經很漫長……」

「但是,如果他唉聲嘆氣,整天說自己快要死了,他可能就真的要死了呀!他明明可以活得更長一點的。」

「告訴他你的想法,聽聽他是怎樣想的,他希望做為子女的你們要怎樣做。更重要的是,你和你弟弟,以後打算怎樣做,也得告訴他。得讓他看清現實,讓他心中有底,他就能安心,不再瞎折騰……」

與師姊聊完,我的心情稍微好一點。我已經非常疲勞,想要盡早入睡。但數了上千隻綿羊,頭腦還很清醒,心中煩燥到不行。

不知凌晨兩點還是三點,我還醒著。聽到窗外傳來了幾聲雞鳴,下樓上廁所,眼前一片影影綽綽的暗紅。每逢年節,或者有什麼特殊的事,母親整天整夜開著祖先牌位前面兩盞燈,兩盞代替香燭的紅色小燈。我家一樓的客廳大而空曠,紅色的光映照於地,半明半暗,多少令人不安。

有風吹過,窗邊的黃皮樹沙沙作響。狗被驚醒,擺著尾巴跑來舔我。我伸手在牠脊樑上捏幾下,牠突然倒地翻身,仰起肚子讓我捏。父親在家的時候,每天不知要捏牠的肚子多少次,牠也寂寞了吧?(一八)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