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感恩節後疫情飆 日均增逾12萬確診 創2個月來新高

美國獨霸 中國崛起 2020「軍火之王」軍工產業排行榜

愛殺(六)

他不知道一個正常的家應該是什麼樣,不知道怎麼樣建設、管理一個家,只知道有口飯吃、有地方睡覺就夠了。

當「一萬」喊出愛他的那句話,他感到了震驚、感到了羞恥和卑微。他算什麼男人,他還不如「一萬」這個看起來又傻又刁的女子。「一萬」敢說出來,他不敢說出來,好像一說出來,就折損了他做為男人的氣概。他不說,他從來不溫情脈脈地說出來,這大概一直讓「一萬」耿耿於懷吧!他也不做,他是個男人,怎麼能整天鞍前馬後圍著女人轉?

他的觀念裡,男人得承擔大事。比如,女兒出生後,掙錢變成他生活的最大動力;比如,即使「一萬」的腫瘤是惡性的,他也會不離不棄。然而,「一萬」並不領他的心,總說他在施捨愛情。

如果「一萬」能像她的媽媽──那個和善、寬容的蒙古女人一樣,也許隱藏在他身上男性的責任感和上進心會被逐漸喚醒。可「一萬」只想把他變成她圈裡的羊,而他最不服的就是鞭子抽。

孩子慢慢長大,他和「一萬」的關係時好時壞,有時太平無事、有時劍拔弩張。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愛這個女人,還是恨她;是心疼她,還是惡心她;是離不開她,還是懶得折騰,不如跟她一起混下去。

在孩子面前,兩人假裝恩愛,吵架都是到外面去吵。但是,他卻聽見七歲的女兒跟「一萬」說:「媽媽,你以後別再找爸爸那樣的人了,爸爸不愛你。」

他的心悚然一驚,像蒙古長刀劈面揮過來,帶著冷風從頭頂掠過。

他們兩人難以免俗地各自有了外遇。「一萬」並不避諱跟別人在電話裡聊得熱火朝天,肯定是男人,她跟女人聊的是孩子、衣服、好吃的、好玩的。當她聊一些虛無縹緲的話題時,對方肯定就是男人。是那些她喝醉了留宿之處的男人?他無從知曉,無心,也無力追究。(六)

腫瘤

上一則

懷念陳蘭工友

下一則

曙影出版散文集《卻顧所來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