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絕密新疆文件曝光 習近平是「再教育」終極推手?

葛謨性侵案 主播弟被爆「利用資源」打聽指控女性

頭家門下(八)

這類片看多了,倒提醒了建國,硬撐著不敢入睡,以免陷入噩夢的循環。

不敢入睡的建國在一列疾駛的火車上。火車很快就駛進長長的黑暗隧道,彷彿無窮無盡的(「看」不到盡頭),於是耳畔被塞滿純粹的、「次次、次次」機械轉動的聲音。不知道是夢、是記憶,還是什麼東西,總之建國看到一個畫面,俯瞰、遠景,像是從監視器截取的。鐵軌旁,拎著褐色皮箱的青年男子,正被一個黑衣男子持棒從後方襲擊。大概因為襲擊者動作快速,畫面有點模糊。

火車上播放另一個類型的片子,它最簡單的形式是,淑女和渣男撞在一起就交換了靈魂,各自用借來的身體,去解決原來處理不了的問題。片子快結束時,再找個機會撞一下交換回去。那是喜劇模式。它的悲劇模式就很絕望。

為了永生,無良的主人公在肉身衰老時,即誘來健康秀美的年輕人,運用巫術,把快用爛用壞、多病衰弱的身體,轉換給那個倒楣鬼,自己用換來的新身體,繼續快活地過日子。那讓建國想起鏡中的自己衰老的樣子,究竟是因為失憶,想不起自己年輕時的模樣,還是因為被某個無良老頭交換了?

建國的耳朵似乎醒了,但眼睛睜不開,不知道什麼時候閉上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聽到一個熟悉而蒼老的聲音說:「都想起來了嗎?」

如果你從外面看,多半以為那是座監獄。它由灰色的高牆圍起,即便是最厲害的撐竿跳選手,也沒辦法跨過去。當然,每道牆都有自己的門,前門、後門、兩邊側門。(八)

監獄

上一則

糧食保管員

下一則

我獨坐在麵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