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年半來最佳 股指本周止跌

紐約市雷暴將襲 國殤日長周末29、30日最宜外出

愛殺(二)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他自以為看人很準,眼下的相安無事只是自己為一時風平浪靜盡力忍著。她倒是不傻,漸漸看出他的疏離,反而來了勁,揚言這輩子非他不嫁了。

他一直沒找到稱心的工作,想出去闖蕩,加上為了躲她,義無反顧地走了,先去天津,後去了廈門。誰曾想,她竟一路追來,問她怎麼找到他的,她得意地說:「我就是如來佛,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他悄悄跑到廣州,她還是追了過去。他猜想她一定是跟他母親保持聯絡,剛到廣州,只有他母親知道他的住處。

在廣州,他有點氣餒,不知道下面還能往哪裡跑。他借住在朋友工地多餘的工房,一間小屋裡兩個上下床,一張舊桌子、兩只破木凳。她硬跟他擠在一個房間,每天踩著床梯爬到上鋪,睡在汗漬的竹席上。

有一天,他看著她光滑細膩的腳丫踩在床梯生鏽的橫欄上,怦然心動。她是家有萬千牛羊的大小姐,草原上牛羊就是行走的鈔票,她家的資產怎麼也有幾百萬,大可不必跟著他睡工地的破床。

第二天,他看她嬌嫩的粉唇咬著他買來的燒餅,從掉了瓷的缸子裡喝涼水,他下了決心:算了,回家吧,甩也甩不掉,回家結婚吧。

回去後,還是不行,兩個人在一起老吵架,幾乎每件事上都有分歧。她主意很大,事事都要按著她想法來,一副大小姐脾氣,莫名其妙就不高興了。

「又怎麼了?」

「你沒看出我今天用的是什麼顏色的口紅嗎?」

「什麼顏色?胡蘿蔔色?南瓜色?紅蔥頭色?」

「你怎麼不剁點肉餡、發點麵蒸包子呢!」她恨恨地說,「珊瑚色,我今天心情不好,才用珊瑚色,平時用的都是玫瑰色──就知道你從來不關心我。」

「我哪兒分辨得出你口紅的顏色!」他忍住氣,就不該犯賤問她,「如果到大街上我隨便指一輛車,你能給我說出是什麼牌子的嗎?」

「我能!」她一聲比一聲高,「只要你告訴我你喜歡車標,我就能!」

她心情不好倒也算了,她心情好的時候更可怕,差不多要把他當成布娃娃來擺布了。

「今天是『世界愛眼日』。」她笑咪咪地托著下巴盯著他。

「怎麼?你要去看眼科醫生啊?」他假裝還在看書,腦筋卻警惕地轉起來,提防著她。

「來,把你的眼睛蒙起來。」她拿出一條黑綢帶,「今天我要當你的眼睛,無微不至地照顧你,讓你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沒有眼睛也能舒舒服服過一天。」

「別啦,你還是別讓我舒服吧!」他放下書,「我想起來了,我跟人約好了去打籃球。」

幾乎奪路而逃。

沒幾天能過安生日子,跟她在一起太鬧心了。在折騰人這方面,她似乎有無窮的精力。

他想來想去,還得跟她分手,琢磨著該怎麼說,才能不點燃炸藥包。

見到她,他若無其事提了一嘴:「我想跟朋友去俄羅斯做生意。」

「祝你發財。」她倒是沒有發作,臉上是詭異的平靜,「不過,沒準以後你再也見不到我了。」

「不至於吧,回來就能見。」他斟酌著,既不想快刀斬亂麻把她惹急,又不想讓她順藤摸瓜纏上來,要跟他一起去。

「見不著了,等你回來,我就死了──現在就永別吧。」

他以為她又有什麼新花招,可她的眼睛濕漉漉,慢慢聚集了兩汪水,眼淚奪眶而出,一顆掉地砸八瓣。

「真的快死了──我倒不怕死,就怕我死以後,你會覺得孤單。」她從皮包掏出一張診斷書拍在桌上,上面赫然列印著「腦垂體瘤」幾個字。

他懵了。

她說她經常感到胸口脹痛,去看了醫生。醫生讓她做了胸部掃描、腦部掃描,也做了血液化驗,結果得到這麼個結論。

他姥姥前些年去世了。姥姥的年歲並不很大,身體也硬朗,就因為長了一個腫瘤,不到半年就去世了,有血有肉的一個人眨眼變成了一捧骨灰。

「醫生怎麼說,開刀還是化療?」他聲音顫抖著問,眼前這花兒一樣的人兒,也會灰飛煙滅嗎?

「不知道。」她眼淚婆娑,「我死了你會想我嗎?」

「瞎說什麼,誰說你會死。」他勉強笑笑,「有病治病,我們去大醫院,我們去找好醫生。」

他帶著她去了好幾家大醫院。醫生說,腦垂體瘤聽起來很嚇人,但不會致命,是顱內良性腫瘤。像她這種年紀的女孩,一般情況下會影響內分泌,將來有可能不會生育。

剛放下的心,又提起來,不能生育?年紀輕輕不會生育,將來誰會願意娶她?一念之下,他斷然做了決定。

「咱們先結婚,後治病。」

「我不跟你結婚,你又不愛我,只是可憐我。」她生病時,倒像個乖女孩,楚楚可憐,人也溫順柔和了。

「誰說我不愛你?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這話說起來一點都不違心,似乎他打心眼裡這麼想。他把她摟在懷裡,幫她揉著脹痛的胸部。這一刻他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心裡尖銳的酸疼,只能把她摟得更緊。

他們以最快速度結了婚──裸婚,沒有婚禮、沒有婚宴、沒有婚戒、沒有婚紗照、沒有蜜月,沒有房子、沒有私車,就住在他姥姥的舊房子裡……雙方父母知道的時候,他們已經領完結婚證。

婚後半年,經過藥物治療,她的病差不多痊癒了。雖然那個小瘤子依然留在腦部,但醫生說可以忽略不計,每年例行檢查即可。更驚人的是,停藥沒多久,她竟然懷孕了。(二)

腫瘤 俄羅斯 工作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