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衛:Omicron是否傳染力更強 還有待釐清

逾2年未入境 疫情以來 台灣已近20萬人被除籍

不讓眼淚掉下來(一○)

我有種氣不打一處出的感覺,重新去掛了個創傷外科的號。

又經歷一次漫長的排隊等候之後,年輕的外科醫生戴上手套,輕推一下那個誇張的結痂,父親慘叫。醫生說,小腿腫,有炎症、有膿,裡面應該感染了,最好住院……為什麼要住院?清創,消炎,保護傷口不要再次被感染。

「一定要住院嗎?」明攫問。

醫生笑笑說只是建議,不住院就一次次來門診治療,一次次地排隊──說實話,這個痂,光清創就要好幾次,得分幾天。小腿腫成這樣,要打消炎針。根據有關規定,縣級醫院只有住院才能打吊針,門診不能……還有就是,門診自費,住院醫保起碼能報銷一部分。

「住多久?」父親問。

「快則一周,考慮到年紀因素,你可能要十天以上。」醫生說。

我覺得醫生說得在理,應該住院,但父親說絕對不能在醫院過生日。我這才想起,今天我們雖然給他祝了壽,但離他真正的生日還有三天。

老人一旦固執起來,九頭牛也拉不住,我和明攫只好重新把他帶回家。

當晚我們離開台山回廣州。我兒子小政要完成的作業極多,還要上補習班,一天來回台山老家,對他來說已經很奢侈。臨走前我叮囑明攫,多回來看看父母,幫父親護理傷口。

明攫說:他嫌我笨,精細的事情不許我做。

這倒是事實,父親最疼明攫,但同時對明攫又毫無信任。我看著眼眶黑黑的明攫,既憐惜心疼,又深感不安。明攫打小身體虛弱,早些時候還查出腎有問題。之後我多次夢到與他一起在爺爺的墳前祭拜……(一○)

醫保

上一則

管樂也有明星接力賽?台灣國樂團「雲端音樂盒」上線聽

下一則

金光閃閃的武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