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新血曾偉康:當新舊世代橋梁 讓華人聲音被聽見

紐時分析:選舉陰謀論在共和黨初選依然受歡迎

不讓眼淚掉下來(九)

醫生「哎喲」叫一聲,說:我這裡是內科,你的這個傷口該看外科。

父親說:「你是醫生,你懂的,你說我這傷口要不要緊?」

之前明攫在電話裡說,父親騎電動車刮傷過小腿。我以為只是個小傷口,沒想到這麼誇張。硬幣大小的傷口上有個非常誇張的結痂,少說有兩三毫米厚,中間鼓鼓的,看著像個微型普洱茶餅,顏色也像。

幾年前父親開始雙腳乏力,買電動車代步,時不時就騎著上茶樓、買菜、閒逛。有時家裡種的香蕉吃不完,他也用電動車,幫母親拉去鎮上賣。我和明攫提醒他,老年人騎電動車危險,讓他棄車步行,但他不聽勸,我們多說幾句還發脾氣。

上個月中旬,他為躲避迎面開來的汽車,煞車的同時腳撐地,慣性讓車繼續前移,腳踏板刮傷了他的左小腿。鄰村診所的庸醫用酒精幫他清洗傷口,開一堆消炎藥,收了他一百多塊錢。那麼深的傷口本該縫針,但庸醫沒給縫,而且清洗得不徹底,消炎藥吃完,傷口不見好轉。胃口倒是壞了,人迅速消瘦下去。

他繼續去複診──他說庸醫和氣、親切──庸醫又給他清洗,再開消炎藥。傷口化膿,父親在上面使用酒精、雙氧水、雲南白藥、紅藥水、紫藥水、碘酒、小兒頭痛散、蘆薈等等,感覺什麼有效用什麼,鄰居提議什麼也用什麼,完全不考慮科學性。

醫生說,結痂底下可能已經生好了新組織,脫痂以後能見新的皮膚。但也可能只是外面結了痂,裡面有感染──你看你小腿腫成這樣,應該是有感染的。(九)

電動車 汽車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