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不讓眼淚掉下來(七)

上次明攫過來廣州取貨時還說,前年不該替他擺那個什麼八十壽宴──壽宴過後,他認為自己福壽俱全,生存意念一天弱似一天。

因為父親精神狀態欠佳,我們全部人一起在家吃餐午飯就算祝壽,沒有外出用餐。

飯後父親說肚子脹得難受,好幾天沒拉屎了。雖然過幾天父親才生日,但母親還是把這天當成了吉祥日子,批評父親嬌氣,不該拿這種小事煩擾我們。父親氣鼓鼓地說:你沒有便祕,當然不知道便祕多辛苦,我已經四天沒拉屎了呀!

明攫開車,我陪著父親坐在後排,一起去醫院。

醫院的門診大樓進出都是單行道,進入前要測量體溫、填表登記、出示健康碼等等。我取出N95口罩分給父親和明攫。我們三個都屬容易感染人群,必須要做好自我防護。

明攫去停車,我裹著厚厚的護膝一拐一拐地扶著顫顫巍巍的老父親。膝蓋痛得我冷汗直冒,但又不敢讓父親知道我痛。

「明生,你說明攫是不是自己回家了?停車哪需要這麼長時間!」父親說。

我愣了一下,「你少胡思亂想了」差點衝口而出,轉而說:「醫院停車場滿了,他應該要去很遠的地方停車。」

門診大樓人滿為患,我望向來來往往戴著口罩,只露出眼睛和頭髮的人,感覺挺魔幻,甚至懷疑醫院其實是某部電影的場景。明攫回來後說:N95口罩很貴,哥你怎麼有這麼多?

我有個同學在深圳開了間生產手機小配件的工廠,今年以來接不到訂單,問我借了幾萬元應急,將部分機器改裝生產N95口罩。結果還是入不敷出無法還錢,寄了箱口罩給我,開玩笑說先給點利息。(七)

口罩 便祕 電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