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務院發言人「突破性感染」 布林肯檢測陰性

白宮:孟晚舟獲釋毫不影響美國的對中政策

不讓眼淚掉下來(六)

2

空調開得很足的長途汽車窗戶關到嚴嚴實實,不留一絲縫隙。從喧囂而且氣溫高達三十八度的外界進入其中,彷彿走進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五十五座大客車,二十二位乘客。我於中間位置向前望去,幾乎全是灰白頭髮的腦袋,後面也大都是布滿皺褶的老臉,只有兩個小學生、兩個帶著水桶涼席的外地青年。除了司機,我是車中唯一的中年人。

小孩和青年在玩手遊,古怪的遊戲聲此起彼伏。我提醒身邊的小胖妞,玩遊戲最好用耳機或者調至無聲,胖妞轉頭翻個白眼繼續玩。她的奶奶或外婆瞪眼盯過來,貌似要咬死我,嘴巴突然朝半空噴出瓜子殼。我厭惡,別頭望窗外,戴上耳機聽音樂。總有些惡根植於人心。

把頭頂空調出風口的方向調偏,我還是覺得冷,膝蓋冷不丁就傳來的刺痛加劇了我的煩躁。換上厚護膝保暖,再用純棉衣服蓋在受傷的膝蓋上。天氣很熱,但考慮到要去醫院照顧父親,我此次回鄉,特意帶了長衫、長褲。醫院的空調我領教過,有時強勁到冰冷的程度。

一周之內回兩趟台山老家,我多少有些鬱悶。父親今年八十整,上幾天我們一家三口回鄉給他祝壽。我的膝蓋傷得嚴重,那天是妻子開車。從十年前開始,我們每年都提前幾天給父親祝壽。迷信的我們相信,老人生日那天鬧騰,會引起下面權威的關注。生日當天更不能請客吃飯,因為客人吃的全都算在壽星一個人頭上,而人一生能吃多少是定數,額度消費完了,就得去找閻羅王報到。

這一兩年來父親精神委頓,十分厭惡自己不堪的老年生活,用古怪的語言和行為折磨著我們每一個人。(六)

汽車

上一則

河東體育場

下一則

夏夜銀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