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多倫多學校附近有人攜槍上街 警射擊嫌犯 4校封鎖

紐約疑似猴痘病例 市衛生局已推斷確診 

四分之一英里(全文完)

隨著車廂的震動,車外的涼意透過玻璃,安撫著我的臉,整個車廂好像在雲裡飛。

回到家裡,我取出餐巾紙,打開──上面寫的是「鬼燈一線,露出桃花面」。我心裡又驚訝、又佩服,如夢初醒──《桃花面》是我的成名作,發表以後進了年度排行榜,幫我當選省作協會員。所有的榮譽、名聲、獎金,都是這部作品帶來的。之後所有的傳聞、網上那些隱私的截屏、舉報領導的謠言,也因了它而來。

最後我丟了民俗處的工作,走投無路,決定移民,落腳到這裡。如果沒有《桃花面》,當然也沒有什麼榮耀會被人嫉妒。這會兒我極可能依然安安靜靜地在省城裡過自己的小日子,每天上班、下班、寫作。

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越州和省城,那些事、那些人,恍如隔世。如果不提《桃花面》這三個字,我都幾乎將這人生履歷上最光榮的里程碑忘記了。

「寂寞泉台,今夜呼君遍。朦朧見,鬼燈一線,露出桃花面。」

或者,這也許僅是那個粗通文墨的江湖術士的把戲。中國文學史上那麼多詩詞歌賦,隨便拿一首來應付,天機不可洩漏,也不需要任何解釋。我想不明白,但已經慢慢平靜下來,給自己泡了一杯茶,打開電視看十三台的晚間新聞。新聞頭條是長島直通線上發生重大車禍;第二條是紐約市議員提議下,紐約市全面改革禁娼法案……電視新聞的畫面滾動變化,房間裡的光線隨之亮麗流動。

我一個人住,每天打開電視,再無聊的節目都帶來許多人間的聲音、色彩。唯一靜止的是櫃子頂上的陶俑,她靜默地站在那裡微微頷首,舉著一隻殘缺的手,一直到永遠。(全文完)

紐約市 長島 車禍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