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墮胎權開倒車 全球墮胎權現況一覽

羅訴韋德案為何可被推翻?關鍵4件事鋪路

四分之一英里(二六)

舉目所見,桌上擺著的一瓶清酒,商標是一個巨大的草書寫的漢字。我集中目力去辨認那個筆意飛灑的白底黑字,最後認出那是「魁」。

在辨認字時,不知已經過去了多少時間,「魁」字似乎從紙上跳躍出來,站到我的面前。我伸手取了這瓶酒,給自己又倒了一杯,也幫鄰座的酒杯滿上。

這時飯局吃到最後一道點心擂沙丸子,一半的人已經離開。包間裡開始安靜,我聽到街上一輛電動車嘀嘀地走過去。那車聲聲聲入耳,而且帶著動感,我彷彿覺得,自己就坐在那看不見的摩托後座上,一路顛簸著,搖搖欲墜,駕駛者就是那個中年人。

半仙忽然轉頭對我說:你決定啦,就用「魁」哈。

我說是,這次心裡沒有什麼疑問,我開始有點相信半仙的超能力了。好像工廠斷電後車床上磨輪靠著慣性在飛轉,我的心裡空空的,一顆熱淚從眼角流出,我用手背擦了一下。這樣一個時刻,好像命運將被審判,謎底要揭開一樣。

中年人低頭在一張餐巾紙上寫寫畫畫,最後取了一張乾淨的餐巾紙,鄭重寫下一行字,對摺起來,交給我,讓我散席以後出門再看。然後這人喝乾面前的酒,跟我們沉默地打了一個招呼,昂然地離開。我把那張餐巾紙放進包裡,伸手再倒了一杯酒,喝完了才跟大姊告別。

酒的熱度燒著我的臉,讓我的心突突地跳著。出來以後已經很晚了,地鐵離開曼哈頓島朝布魯克林開去,經過一段高架在海上的路,窗外的夜色像雲一樣飄過。我顧不得窗玻璃的骯髒,把臉貼在上面。(二六)

地鐵 曼哈頓 電動車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