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眾議員金映玉:夢想不怕大 總有一天會成真

周文偉賭城曾擁12房 遇房客攻擊險沒命

四分之一英里(一六)

我找到明城牆近湖的一段,那裡有一個隱祕的長椅,從來沒有保潔員靠近。那裡成為我的專屬點,我可以在那裡坐上一天,對著空曠的湖面發呆。

湖水看久了,隨著水的流動,我的身體也變得透明。湖水像絲綢一樣清澈潤滑地波動著,空氣中的光線帶著季節特有的敏感瀰漫開來,像金粉一樣,照在湖面剛剛展開的荷葉上。

湖上光線燦爛,但水面下不多遠,卻是暗黑的、不透明的。一種消沉隨著湖水的波動從湖底升起,把我包裹在其中。四周絕對的安靜,我像被催眠了,跟湖底升起的消沉混沌變成一體。

就像村上春樹一篇短篇小說寫的那樣,我變成七腮鰻,以口器上的吸盤緊緊吸在河底的岩石上,一動不動。身體隨著水的流動,像水草一樣隨波漂動,靜靜地往水上望著。水裡顏色和大小各異的魚像天上的雲彩,在我頭頂慢慢移動;老陳、高英,曾經有的工作、父母……也像天上的雲彩,在我頭頂慢慢移動,而我卻是靜止的、永恆的。在那一刻,時間裂開一個微小的縫隙,我彷彿看到我的前世。在這樣的時候,心裡的痛和委屈全部消失了。

有一天,應該是我在大湖公園的最後一天,我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湖邊,想觸摸一下湖水的衝動特別強烈,也特別誘惑。只要變成一條鰻、一條魚,甚至是一塊石頭,也就解放了,不用被過去那些單位的瑣事糾纏。

朗朗晴空,天上雲的形狀是記憶中的樣子;一群野鴨子從頭頂飛過去,落到不遠的櫻花樹下。這是我熟悉的世界,現在又是我永遠失去的世界。(一六)

村上春樹 小說 工作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