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那些落地的前塵(三)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萬紅初見舒青的那個晚上,舒青剛下香港到多倫多的班機。已經四月天了,廣東早就正式跨入了夏季,舒青穿著短袖T恤和牛仔褲。當她看到厚厚冬裝裡的鍾偉,不禁啞然失笑。畢業後各奔東西,舒青沒有機會再偷偷注視鍾偉,她還曾經擔心,鍾偉會變得讓她無法接受。鍾偉卻是一成未變,連髮型都是原樣,這讓她很驚訝甚至有點失望。但那刻的情形沒有讓這些感覺有延伸的時間。

鍾偉看到舒青第一句話:「穿這麼少?外面很冷,有的雪都還沒有化呢!」

舒青的心裡頓時漾起異樣的溫暖。她扯開行李箱,掏出一件長款白色羊絨大衣,那是她為了移民專門買的。

萬紅看到這件大衣,不亞於活見鬼了一般。一邊告知著家裡的注意事項,一邊探照燈樣的目光打量著舒青,道晚安時幽幽地吐出了差點讓她憋成內傷的想法:「這羊絨大衣帶過來真是浪費,還不如在行李多塞幾支牙膏實在,出去打工,耐髒的羽絨服最好!」

舒青後來覺得萬紅眼光很毒辣,三言兩語便會概括出整個事件,還順帶預測了走向,雖然話不那麼入耳。萬紅從來不掩飾她做為大陸第一代技術移民的優越感。在她眼裡,舒青他們是後來者,錯過了移民最好的時光,一落地程式師都可以找到年薪八萬加幣好工作的時光。

「都是中國人來多了的緣故!」萬紅的抱怨挺大。人和物都是以稀為貴的,排山倒海般湧來的移民人流,移民加拿大跟去新馬泰旅遊一樣。萬紅從不掩飾這些赤裸裸的直白,只間歇性省略他們夫妻剛來時,騎著自行車在雪地的奔波,生孩子前,她一直做著體力工。她也忘了可以心安地待在家裡,指望的房租收入得益於源源奔赴的新移民。

萬紅嘴裡的輝煌,在舒青眼裡黯然無色。他們夫妻的所謂成功,一份好工作、一棟跟汽車旅館般的房子,對舒青也沒有任何吸引力。這些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或者說,這些她早就超越了。

以萬紅的精明和善於察言觀色,舒青什麼不用說,她也可以感覺到她們之間的溝壑。曾流連於香港中環尖沙咀購物中心的舒青,怎麼可能會認可她說湯米(Tommy Hilfiger)、CK(Calvin Klein)是世界名牌。意識到這些,讓萬紅很失落,原來移民出國了,並沒有過上高出國人一等的生活。萬紅因此有些故意挑剔舒青,嘲笑她不知道烘乾機,還不嘗試洗衣機的熱水檔,套著高跟鞋、連衣裙出去辦事等。

舒青莫名其妙,她所期望的移民生活跟這大相逕庭。那些美劇中瀟灑風衣、細高跟鞋,露胳膊、露腿地在陽光下的盡興,舒青從沒享受過。她成天如困獸一般在家裡待著,發出去的簡歷石沉大海。井底之蛙的萬紅居然還瞅準機會,對她橫加評論。

舒青有些不淡定,表現出來是高水準的冷言冷語譏諷。萬紅大多時候沒有接收到,按照她的順序按部就班地進行,自以為是地開始念叨著傅哥和女留學生的故事,彷彿把這些人一併踩到腳底下去,她和舒青之間就是平起平坐,站在同一水平線上了。

傅哥故事的版本,萬紅是撇著嘴說的:「要說加拿大也沒有難民一說,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出來的?還七大姑、八大姨的一起。不過楓葉卡就要等很久才拿到,英文不好,又沒有專業技能,只能工廠裡蹲。說什麼工廠工資高、福利好,老婆還不是不願意過來?告訴我們是因為國內有很大事業。真這樣,他怎麼不回去?怎麼租我這三百塊一間的小房子?」

舒青聽著、聽著,無來由對傅哥有了興趣,在於他的婚姻,傅嫂為何會選擇做牛郎織女?在舒青對婚姻存在著大把幻想的時刻,是無法想像硬把花好月圓過得殘缺不堪的。(三)

移民 香港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