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暴風雪周末襲東北部 恐降雪20吋 產生「炸彈氣旋」

Omicron肆虐 金山華埠散房住戶「難隔離、無處躱」

四分之一英里(一四)

緋聞不關老陳,是我高中日記的截屏。日記上滿是暗戀語文老師,肉麻的青春期的句子,現在在網上掛著。這的確是我的日記,我也的確暗戀過不只一個老師。這樣說吧,我對男女之事開竅很早。我丟過不只一本日記,沒想到這麼古早的事現在浮現出來,這應該跟我寫小說出了小名氣有關。

緋聞容易解釋,陳年舊事,可以推託說當年年輕不懂事,亂寫而已,這個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的。但舉報領導的傳聞就很嚴重了──沒有任何證據,只是「聽說」。但「聽說」等於判了我無形的無期徒刑,比男盜女娼的罪名要可怕得多。

開始我還拚命為自己辯解,恨不得刨心以證清白──我幹麼舉報老領導?我就是一個普通的文員,都不是正式編制,更不是科室幹部,我舉報他到底圖什麼?他下了以後,我又不能坐上他的位子!我不信邪,我相信只要我堅持解釋,同事們會站我這邊,相信我的清白。

我說這些話的時候,起先還有人願意聽,他們笑咪咪地看著我,眼睛卻是冷的,靜等著我說完,然後一聲不響地走開。

每說一遍,我的舌頭變得越來越滯重,說話的聲音含糊不清,最後發音變成單音節,「突突突」從聲帶裡滾出來。這時候,已經沒有太多的人願意聽了,我一開口,同事們就找一個理由躲開。

有一天下了班,我實在悶,給一個認識了十多年的文友,深夜打電話求助。對方並不多言,聽筒裡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在說話的間隙是空寂,電話裡唯一的聲音是靜電信號「吱吱」地響。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那邊突然無比清晰地說: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打電話吧!我怕傳出去影響不好。(一四)

緋聞 小說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兩岸三地都有「故宮」了 香港故宮預計明年7月開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