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特斯拉遭史坦普ESG指數除名 馬斯克痛批騙局一場

拜登動用緊急權力 下令提高嬰兒奶粉供應、軍機運送

四分之一英里(一○)

女人在餅屋給他過生日,場面像會計事務所的部門聚會。西西每做一單,要給老李二十美元的抽頭,四十街的幾個小公寓就是老李轉租給女人們的。

這些細節我讀了,免不了跟小艾說嘮叨。出事以後的幾天,小艾對這些跟西西有關的細節,還有好奇心和同情心,到後來神情就有點異樣。一個月之後,晚間新聞報導西西的弟弟劉海和母親都已經到達紐約,我又津津樂道西西的事。小艾在那裡沉默地聽著,最後忍不住了,鄭重把我拉到一邊說:「姊,You are obsessed!你不能再關注啦,真的不能。迷信你懂不懂,這種人下場不好,不吉利的。」

怎麼不吉利?

小艾說:「鬼上身,要倒楣的。」說完她居然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嘴裡念念有辭。

我說:你不是福音派嗎?天主教教徒才這麼畫十字呢。她狠狠瞪我。

小艾的生活裡有好多忌諱,比如在路上見到地上一只鞋子要繞道走、在房間裡不能撐傘、筷子不能插在盛滿米飯的碗上……等等。除了迷信,她還愛說韭菜多吃了會上火、蛤蜊和螃蟹是涼性的不能多吃……都是民科的營養學知識。

「鬼上身」比「上火」要嚴重得多。我每提到西西的名字,陰陽兩界的縫隙似乎就增大一點,它帶著不甘淪落的陰風,吹到我的影子上。過了幾天,我到新世界三樓吃午飯,那個桌子臨窗,可以看到樓下熙熙攘攘的街道。一高一矮的兩個人,一身縞素,手裡各拿著一捧用報紙包著的菊花,神色凝重,正在往四十街的街口走。

我一眼就認出這是電視上採訪過的西西的兩個親人──劉海和母親。(一○)

紐約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