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律師染疫後記不住車牌 研究:新冠長期症狀可達15個月

華郵:川普想在喬州秀實力卻被打臉 布希王朝結束

四分之一英里(九)

這不能不說跟西西有關,在這個廣大嘈雜的都市裡,她的悲慘經歷牽動了我鄉愁的那根筋。

那篇報導我看了好多遍,每次讀都會注意到更多的細節。比如說西西出生於於遼寧的一個村子。九十年代初的時候,劉揚(那時還沒有「西西」這個英文名字)的父母種過人參、做過各種小買賣。直到父親開始做挖沙生意,才真正賺到了一些錢,把家裡的茅草屋推倒,改建成磚砌的大屋。

十九歲那年,劉揚被塞班島服裝廠招工的消息吸引,飛到兩千英里外太平洋上塞班島的車衣廠打黑工。塞班島是太平洋上美屬北馬利亞納群島中最大的島,那裡的車衣廠專門生產貼上「美國製造」標籤的衣服,然後賣到美國國內。

經人介紹,她認識了一個華裔美國人。他六十七歲、她二十七歲,他們結婚,然後在塞班島開越南餐館。第一年生意興隆,又借錢開了一家餐館。過了一年,劉海也跟了過來,在那裡開指甲花紋身店。

他們像遼寧出來的猶太人,毫不猶豫地跨出國門,到任何可以掙錢的地方去。我從來沒有去過塞班島,因為西西之死,那個太平洋上的小島的名字給我莫名的哀愁。

2011年日本大地震,阻斷了塞班島對日本的財路,大災難後,日本遊客都不來了。西西的兩家餐館隨之倒閉,還欠了不少錢。之後就決定到美國來發展……

跟法拉盛的站街女相比,西西不是非法移民。她有合法身分,也能說幾句地道的美式英語。這也是為什麼在髮廊一條街的站街妹子中,她一度小有優勢,是那條街上的頭牌。

她們之間的糾紛,由一個叫老李的人來協調解決,老李在逢年過節時,還給每一個女人一個小小的紅包。(九)

美國 日本 非法移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