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時:現在房子是住得起的唯一選擇 美國搬家趨勢減緩

快看世界/紐西蘭總理哈佛談禁槍 全場起立鼓掌

計畫(六)

有一天,我忘了是怎麼開始的,她對著我吼叫,嘴上說著一些要求我不要把她當小孩管教、要求我給她一點自由、不要追問她所有的行蹤之類的話。

她還要我相信她,她說,既然選擇回到我的身邊,她自然就會忠於我。如果我們不相信彼此,那為什麼要在一起呢?反正就是這一類的話。我看著她扭曲的臉,想起她在咖啡館裡平靜的微笑,和現在有如天壤之別。

我開始伸出手來,將一切立即可以拿到的東西全都拿來往牆上摔──我相當用力,因為對我來說,這是對挑釁者的反抗,就算只是形式,也得完成才行。不過後來怎樣我就搞不清楚了,說不定我打中了她?說不定沒有?──直到,我終於看見她露出極度驚慌的表情時,才冷靜了下來,並且向她道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和以前不一樣的是,她立刻就原諒了我,並且緊緊地抱住我。我聽見她模模糊糊的聲音從我的懷裡傳了出來,她說:「對不起。」

她在顫抖。而我聞著她的髮香,撫摸著她的長髮,用剛剛那隻狂暴的手。

七夕夜,我在床上接到她打來的電話。我非常勉強地,將自己從女人溫暖的身體之內取了出來。

一開始她裝作生氣地質問我:「為什麼你情人節沒來找我?」

接著她又用撒嬌的口氣說:「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喔!」

我笑了。因為從她的聲音裡聽得出來,她真的非常寂寞,她其實一直在等我。不會錯的,她做我的女人有那麼多年了。

「我馬上過去。」我說。(六)

咖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