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憲法保護墮胎權遭推翻 保守派與宗教團體讚揚

羅訴韋德案被推翻 灣區民眾怒吼:墮胎也是人權

南國夕陽紅(三)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對的,那裡有個白天鵝賓館,所以誰要是說去沙面白天鵝,基本就可以斷定,去那裡的美領館簽證出國。那時沙面是外國的象徵。如今,走在這裡,異國風情依稀的只是那些建築群了。想起日本小說家崛辰雄在《菜穗子》裡借用女主角的口說,孩童時代起就對出國心懷恐懼。什麼時候出國不再為上選,也許就是恢復自然的情形。

珠江在這裡比較寬,因為是港口,雖然水渾沌著,還是有船漂移在水面。海鳥飛過,風吹拂過,天空泛白。這些沿岸的住宅可以稱作如今的江景房。從前是法國殖民地,房屋的建築和密度依然留有歐洲的影子。房屋離得很近,看不出如今是否有人住。想像一下從前的人住在這裡,那也應該是風景無限吧!

夜晚的珠江燈火映水,曲聲悠揚,可以懷想槳聲燈影裡的珠江夜。雖然也許看的人多半是老外,對他們來說不過是異鄉。異鄉人的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土,這些建築房屋從此只剩下歷史與痕跡,無以言狀。

珠江邊上,天色灰濛濛一片,江天水色共灰濛了。

中山風雨起蒼茫

在廣州「中山」兩字算是如雷貫耳,中山大學自不待言,中山紀念堂公交車都有好幾路經過,如今更加了地鐵站。華工石牌也有個中山像,因為華工是中大的老校區,所以石牌這地方就成了中山像的坐落地。

走進了才發現,中山紀念堂建築和地貌不凡。對面就是省政府和廣州市政府,氣象萬千,有帝都廣場之勢。三百年的木棉樹堪比故宮裡的千年古樹。當然,廣州特色像溪水,清晰明亮。

穗地最獨特的兩種樹就是玉蘭和鳳凰樹。那時校園裡的鳳凰樹開,外教老師也給驚奇得只問:這是什麼樹?外教根基佛羅里達大學農學專業,竟然也被如此奔放熱烈的鳳凰樹所震撼。如火如荼,一片火紅。彷彿雲霞從天而降,連帶著周圍的湖水和樹木也印上了一道紅暈。那是一個青春的季節。朝霞一般的校園,鳳凰樹一般的熱烈年華。

美國也有鳳凰樹,種類卻不一樣,更像是溫柔的小雀樹,或者更凸顯綠葉的色彩。不知是國內的鳳凰樹品種另類還是怎的,特別是華工校園內西湖畔的那棵鳳凰樹,有一種仙姿風采。

中山紀念堂裡這顆玉蘭樹蓬勃偉岸,樹冠如雲,芳齡半世紀,上面正有玉蘭花妍妍開發,馨香飄逸,沁人心脾。如果用音樂來比喻馨香,玉蘭香可謂古典,隨風輕送,滋潤無聲。

從前的大學校園裡,賣花的老婆婆會在籃子裡放上一串穿好了的玉蘭花瓣,在宿舍前叫賣。買來掛在胸前,你就成了玉蘭,走哪兒香哪兒,卻是伊人獨香,沒有侵襲性。

遊人在以紀念堂為背景拍照,天空突然飄起雨來。五月的廣州,雨下起來也不會太大,只會給樹木憑添綠意。撐開雨傘,這些花香、雨聲像帶了磁性,吸引著你流連駐足。有時會想,如果沒有出國,中山紀念堂成了每天路過的景象,那又會是怎樣的情形呢?因遠道而稀有,因珍惜而流連,世間的事情多少如此吧!

鳳凰樹下

來廣州自然也要去看一下從前的校園,重溫往事。當年校園來去市區都是乘公車。如今二十二路已經成了永恆,取而代之的是地鐵。乘地鐵去校園,到了門口,想像一下初來乍到的那個晚上,暮色裡的校園大門口,高大的椰子樹挺拔直立,人們三三兩兩地進出著。

校園變化大,大門進口處可以說除了方向沒變,其他都變了。裡面也是日新月異到令你沒有迴旋的餘地,曾經站在這裡的人是那樣的青澀年華。

校園裡來往,從前都是騎自行車,從東區到西區,再到北區。某年某月某一天某個記憶之處蓋起了高樓,麟鴻樓,聽起來像金庸小說,又像酒樓。門前的牌子卻一本正經寫著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好像還有一部分食品樓。

還有對面的圖書館。走進去,剛剛下過雨,過道裡有雨跡,除此之外,靜謐而且龐大。樓梯從兩邊繞上去,順著階梯而上,一邊能看到正廳和窗外的景色。環形開放式結構,就像到了美國的Mall,繞著中心一層層環繞向上,每一層安放書桌,供看書學習。

到了樓上,忍不住驚嘆,書架格局基本像如今美國的大學圖書館,只不過書桌上多了電源插頭和二維碼,難道如今佔座位都可以遠程遙控?掃一下,此處有人不能前往?幫朋友佔座位的已經比試到誰的手機網速快了。(三)

地鐵站 美國 小說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