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普亭沒在開玩笑」拜登警告核武威脅恐世界末日

加州1家4口遭綁架撕票 8個月大嬰也遇害 嫌犯試圖自殺

南國夕陽紅(二)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夢中的夏天

盤福路上的這家「大可以美食」店很快給我摸熟了,每天早餐在這裡吃碗米粉或者瘦肉粥,然後去旁邊的早市逛逛,拎回來一袋新鮮水果。看廣州市民的日常生活,老婆婆牽著小女孩兒的手,從巷子裡走出來,這是送孩子上學的樣子。想來國內的老人還沒有完全實現自由,好不容易孩子長大了,卻要帶孩子的孩子。巷子兩旁的居民樓陳年老舊,連帶著地上的石板路暗黑墨黯。有些東西彷彿永遠沒變,有些東西卻又日新月異。

比如科技,手機導航一下子可以把你從某處帶到另一處,還會選出最便捷的路線。

去花城雜誌社,車窗外大興土木的建築,便利店紅綠條紋招牌一閃而過。廣州友誼商店擠在某國際大幅看板的底下,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友誼商店當年提起來,就像如今紐約第五大道上的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百貨。

計程車飛馳彷彿帶走了過往的一切。需要辦個手機卡,想著還是先去花城,順便問一下。前一個晚上,枚麗跟我站在大馬路上東詢西問,各方搖頭,統一指向天河這個地方才有辦手機卡。這樣就到了花城雜誌社的位址。

事先跟花城小葉聯繫好了。早在微信上跟小葉交往過,這次算是初相見。她梳著短髮,眼鏡片後面露出沉著和幹練。《花城》算是廣州城的最大雜誌,全國雜誌裡也算佼佼者。現在坐下,才發現雜誌社根本就是亭子間,很小的一間屋子裡,各人埋頭在更小的隔間座位上。有些愕然,彷彿當年美國高大上的品牌在汽車庫裡開發出來一樣。

還有那些整天在網上推文曬雜誌樣刊的編輯們,也讓人刮目相看,原來窩在鳥籠一樣的地方辦公,卻能擺出奧運會鳥巢一樣的氣勢,也算是微信朋友圈獨有特色。有鳥的地方就有遠方,因為有翅膀。

小葉遞給我最新一期《花城》,拿在手上,新刊的氣息濃郁。靠牆的一面擺放著《山花》、《長江文藝》、《江南》,心裡溫暖熟悉,與刊登過自己文章的雜誌有一種喜相逢的歡悅。

跟小葉閒聊文學和雜誌,現今流行網上看世界如火如荼,平面媒體受衝擊強烈。是呢,你看這個麵條機、那個絞肉機,最後好像總有人喜歡手工剁肉、手工餃子、手工麵,這都是機器批量不出來的。可以如此這般量比如今的網讀與紙媒嗎?這不是我們這趟相遇的主題思想。千里迢迢,我能與小葉相遇見面並談論相關人文的話題,這些已經足以慰藉文字的情懷。

跟她詢問了近處換手機卡的地方,便起身告辭。小葉送我到門口,走廊上看到花城出版社的大幅招牌。有些恍惚,從前的關注點真是不同,看到花城出版的書也會好奇,但是不會去出版社瞧瞧。倒是會去逛那些店鋪,沿街開著的一家家店鋪,音響開著,天氣熱,經過有涼氣的店家,會瞬息躲進去涼爽一下的情形。

北京路高第街最多的是買衣服和逛書店。廣州城買衣服是那樣高級而美好的事情,喬其紗連衣裙、雪花牛仔褲,港貨洋氣,合身又時髦。老故事裡講到這條街的故事,卻好像一點兒也不洋派,常規的某小姐看上某男子,富財主的千金對窮小子高弟青睞。高弟可不是《四世同堂》裡的傻高弟,此高弟攜著千金遠走高飛,另闢新天地去也。多年後,夫妻雙雙把家還,發現老財主家道中落,而高弟女婿如今卻財大氣粗,不但可以扶持老丈人,還把整條街都買了下來,取名自然叫高弟。

故事真意如何不知道,反正高第街這名字有吸引力是真,引無數青年男女竟相往。一同學曾經從高第街走回石牌校園,當然那是愛情的力量,情人逛馬路那樣的丈量方式,從傍晚走到黎明,此處可添加無數的牽手相擁和牛奶咖啡的許願。如今的愛情大概是十一號公車和賓士寶馬的較量吧!誰知道呢?

如今的北京路面目全非,沿街開著不知名的商店,人群川流不息,卻找不到一家可以駐足流連,當年的薑醋豬腳只能是在夢中的夏天了。

沙面懷想

有水的地方總是有人氣,廣州沙面從前是個港口,上學那陣卻從來沒去過。因為離校區遠,出來就要一天,再說去那裡的人好像都要遠走漂洋似的。(二)

手機 微信 北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