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特斯拉遭史坦普ESG指數除名 馬斯克痛批騙局一場

拜登動用緊急權力 下令提高嬰兒奶粉供應、軍機運送

是時候了(一九)

柳瓊記得父親說過,媽媽走後,他也想一了百了。「那是最容易的。但是你們媽會走這樣一條捷徑,真是我沒想到的。」他嘆著氣搖頭。「你和桂瓊那時真是嗷嗷待哺啊,那麼小,我怎麼能走啊?」父親又說。

父親沒再娶,也是為了她們嗎?她問過一次,父親嘆了一口很長的氣,沉默著,最後說:「唉,這些今天講來都沒意義了。不講了。」

柳瓊看過了父親的遺囑,去跟父親說:我和妹妹都在這兒,大家可以在一起的。

父親搖頭:「我已經很老了,包袱要扔的。」見柳瓊揩起淚來,父親又說:「日子過得太快。你們姊妹如今都要年過半百啦!如果你們有什麼包袱,也要盡早扔掉,人生很短的。」

柳瓊點點頭,想起小時看到學校的圍牆上用石灰刷出的「2000年實現四個現代化」時,還心算了一下,父親到那時就該過七十了,自己也要快四十了呢,驚詫得很,覺得那是在永遠那一邊的事情。可是一眨眼,那「永遠」就到了眼前。

父親做了股關節手術後,記憶力開始明顯衰退,話就更少了。柳瓊覺得妹妹說的「斷篇」這個詞特別形象。大家都慶幸父親的忘事情形發展得慢。桂瓊覺得就算真是阿茲海默症,也還是住在家裡好,她不捨得將父親送到老人院去。柳瓊記得,父親總是說桂瓊這兒是他最後的家,就沒再多話。

姊妹倆合計了,經朋友介紹,請來一個在聖塔克魯茲加大陪讀的留學生家屬當看護。那位東北大嫂在白天大家上學、上班時過來,幫父親做頓午飯。最要緊的是,盯著要他吃飯。

父親的吃飯忽然成了件大事。(一九)

阿茲海默症 克魯茲 留學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