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媒爆習近平罹患腦動脈瘤 消息遭中國網管刪除

俄軍進度落後 英國防部:可能已失去三分之一入侵部隊

瑪麗珠娜(一○)

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也許我應該去拜訪她,也許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在我們的對話中,她經常會提到某個大人物,我不知道的人。那些她過去的朋友,她有點意識流。

你應該重新繪畫,我建議說,只花一點點時間,也許可以幫助你。

我不能。她黯然神傷,你不知道我的家裡現在一塌糊塗,到處混亂。

我們用刀切著水果。瑪麗亞把所有食物都切成小塊,她切得十分準確。

昨晚睡得好嗎?她問。

不好。我說,我一直要做夢,一行一行的字從腦海中寫出來,這一夜我寫了半本書。

這時候你要告訴你自己記住。她說。

記不住,我都忘了。我說。

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我不再寫作了。她說。

寫作讓我不能正常生活,我只能放棄。瑪麗亞的臉龐看起來很光潔,去年冬天她幾乎站不住,那時候我以為她快要死了。

沒關係,我說。它們會回來的。

會嗎?

會的。我喝一口咖啡。我剛剛完成一篇〈上海的屋頂〉,我說,是1982年的事情。但我寫完後發現,兩年前我的日記中就記下了這個題目,一模一樣的題目。這兩年我並沒有想起這個題目,但幾天前我完成了一篇小說,一模一樣的題目。

你寫了什麼呢?她問。她對我的寫作一直感興趣,她最大的遺憾是不能看懂我寫的中文字。

1982年,我第一次從北方到南方去。我在南京與姊姊會合,然後我們一起走過沿途每一個城市,最終到達上海,那時住在一棟樓的頂層。我們在屋頂吃飯、看電視、睡覺,你知道夏天很熱。

印度人也常在屋頂上睡覺,她說。(一○)

咖啡 印度 小說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