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打敗「同胞」張雨霏 中國棄嬰代表加國奧運奪金掀話題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邊境之外(二)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阿牛認真盯著轉盤,生怕錯過任何細節。轉盤終於停了,停在「100」,所有的格子都是這個數字。轉盤下面有一個燈亮了起來,還有個聲音說:「幸運的一天!」

「哈哈哈!」阿牛樂極了。

幾個路人看到阿牛大笑,竟然隨著他笑聲的節奏跳起舞來。

「歡迎、歡迎!」阿牛說著,開始往回走。

阿牛走到了快樂街的邊界,但是卻看不到憂傷村。他記得邊界有一個「遊人止步」的標誌,卻怎麼也找不到。

他想找一個表情嚴肅、看起來悲傷的人問一問,但是他沒有看到這樣的人。

阿牛認得出街道的布局,也認得街上的一些人。他沒有想過為什麼沒人能認出他。

回到自己家門口,阿牛激動地敲著門。他確信他的父母會像往常一樣迎接他,開門說聲:「阿牛回來啦?」他並沒有感覺自己有所改變,但他不知道,他的臉上有一個巨大的笑容。

2 畢業演奏會

吉美快要從音樂學院畢業了。再過兩個禮拜,就要開畢業演奏會,但她心神不寧。

吉美不知道為什麼要上音樂學院,為什麼要拉大提琴。她喜歡音樂,但並不總是喜歡拉大提琴。她只是修必須修的課,把每堂課都考個及格,盡量把每首歌的每個音拉準,數著節拍、數著日子。

就像許多學生一樣,她不知道除了做現在做的事,還能做什麼。所以她堅持學好一樣樂器,至少拉大提琴不是她學起來覺得太吃力的技能,上音樂學院不是她覺得做起來太痛苦的事情。

人們稱為「表演藝術」的東西,也包括音樂演奏。但是吉美無法理解音樂表演究竟為何物。儘管她已經參與了好幾年這樣的活動,她仍舊不明白。

拉琴算什麼表演呢?有什麼好看的呢?不是戲、不是舞蹈,也不是歌劇。吉美從來不喜歡音樂會,不管自己在台上還是台下,都很不情願。

有一天,吉美經過地鐵站,看到一個女孩在拉大提琴,情不自禁地停下來。地鐵站經常有賣藝的音樂家,她通常看也不看,經常覺得很難聽,有種「很想付錢讓他們別彈、別唱了」的感覺。

這是她第一次停下來。

吉美學了這麼久的琴,第一次覺得自己想聽別人奏完一首樂曲。她覺得琴聲好像對她伸出手說:「跟我來!」吉美聽見自己的心在說:「我願意。」

當她完全沉浸在音樂中時,聽到有人在說話。

「你好,我叫雅納。」不知不覺,賣藝的大提琴手已經拉完。她向吉美打招呼,吉美才回過神來。剛才有好幾個路人在雅納擺在地上的帽子裡扔了錢,她卻一文沒給。

「哦!我差點忘記自己在哪兒了。」吉美還有點恍惚。

「你很喜歡我的音樂?」雅納開始收她的琴。

「喜歡。不只喜歡,說不清欸。我覺得被一種神奇的感覺淹沒了。」

「等我一下,我們一起走吧!」

「好啊!」吉美發現她本來就無意識地在等。

走出地鐵站,吉美才發現天已黑。

「走,我們去吃點東西!」雅納提議,「然後我帶你去一個演奏會。」

「好啊!」吉美答應著,心裡想的是:「吃東西好,但是我不太想去演奏會。」

「說不定你很快就會改變主意。」

雅納剛說完,吉美就改變了主意。她想:「這位姊姊拉琴能讓我陶醉,她去的演奏會應該不至於讓我想要離開。」

雅納提議到一家叫「劇作家」的餐廳吃飯,吉美馬上說好。因為她去過兩次,喜歡那裡的土豆香腸和啤酒。

吉美點了和上兩次一模一樣的菜,雅納點了一個沒吃過的。

「你為什麼在地鐵站拉琴?為了賺錢還是好玩?」吉美很直接地問雅納。

「不為什麼。」雅納甩甩頭。

「你也在音樂學院嗎?還是畢業了?」

「不,我爸教我拉的,我沒上過音樂學院。」

「拉得真好。我在學校裡還沒見過大提琴拉得這麼好的。」

雅納笑咪咪地聽著。(二)

地鐵站 歌劇

上一則

《老物件情懷》兩張僑匯商品供應券

下一則

野薑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