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稱曾接觸證據:疫情源自武漢實驗室可能性95%

聯大演說未提中國 拜登:我們無意尋求新冷戰

是時候了(一三)

她硬著頭皮,為父親吃下那些飯菜。讓她意外的是,這下倒真是不怎麼會吃過就老想吐了,心下有點吃驚。

她到西雅圖後,就為吃不下飯這事,找到心理醫生南茜。她知道這不是身體的問題。跟了南茜這麼多年,她知道自己為的不過是尋求安慰。現在看來,南茜是對的,是意念的問題。

到了夏天結束,父親要回桂瓊家的時候,公司裡的人都看到了她的改變,父親也淡笑著點頭:「你的臉上終於有些肉了!」

父親將他認為容易做的菜寫下菜譜,放在廚房的台上。那小本子的封面上,父親一筆一畫寫下一行「世上無難事」!

去機場的路上,父親看著窗外,很慢地說:「我這些天,總是想到你剛出生的樣子,那時三年自然災害剛過。按說你媽媽懷你的時候,也一直吃不飽的,可你一出來,就很飽滿的樣子。醫院裡很久沒見過生出來皮膚都不皺的娃娃了,大家都來看啊,羨慕得很。真沒想到,倒是到了美國,反倒越來越瘦了。」

柳瓊想起奶奶說起她出生時,可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可她只笑笑,沒回父親的話。

父親的表情一下就黯了,搖頭:「我是在認真說話呢!你媽媽走的時候,你還不到五歲,真是胖乎乎的,正在換牙。如果你媽知道你後來會變成這樣,不知會怎麼怪我。你媽總是跟我說,你特別像她小時候,唉──」

柳瓊輕聲說:「我從來沒怪過媽──真的。」她突然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父親的表情嚴肅起來,身子好像打了個激靈,沉默了。

柳瓊想,父親應該不記得,她在十歲時,也大聲地講過這句話的。那次是學校裡要舉辦一年一度的「六一」兒童節表演,一向都在邊緣的柳瓊好不容易給選上了參加表演群舞〈我愛北京天安門〉。(一三)

美國 北京 天安門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老同學

下一則

即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