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武漢啟動全員核酸檢測 半數省分出現疫情

邊境之外(一)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1 阿牛逛快樂街

某些人看阿牛會覺得他悶悶不樂,其實不是。某些人看阿牛會覺得他很嚴肅,其實也不是。因為阿牛生長在憂傷村,這個樣子很久了。其實他的外表完全不能反映他的內心,但是他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樣子,他還沒有完全發現。所以他一聽說除了憂傷村還有別的地方,大家過著不一樣的生活,便很好奇。

阿牛聽說有個地方叫快樂街,決定去逛一逛。

很多人勸他不要去,說那裡很危險。憂傷村的人除了憂傷,不知道別的。對於他們,「快樂」是一種陌生的外來物,很可能會威脅到他們的生存。

「萬一你忘記憂傷怎麼辦?」

「忘記就忘記啊!」阿牛不以為然。

「不知道憂傷的人,回到憂傷村不就成了外地人嗎?」

「外地就外地啊!」阿牛還是不以為然。

牛媽媽對牛爸爸說:「我很怕阿牛去了快樂街,變了一個人,回來我們就認不得他了。」

牛爸爸安慰牛媽媽:「阿牛怎麼變,都是我們的孩子嘛!」

沒有人能勸阻阿牛,而且憂傷村也沒有任何法律阻止村民離開,因為從來沒有發生過有人想出去的事情。

阿牛隨便打包兩件衣服,背了一個小包就出發了。

其實快樂街離憂傷村並不遠,走幾步路就到了。

阿牛走出憂傷村的時候,發現邊界有一個大牌子寫著:「遊人止步。除了憂傷村居民,禁止入內。」

「怪不得從來沒有人來我們村呢!」阿牛恍然大悟。

他走啊走,不知不覺就到了快樂街。因為快樂街沒有門,對任何人都是敞開的。

阿牛第一次聽見歡笑聲,看見笑咪咪互相打招呼的人,感覺很新鮮。他東張西望,目不暇接。

「歡迎、歡迎!先生請進!」某商店老闆招呼阿牛。

阿牛不知道如何反應,因為他在憂傷村沒有聽人說過「歡迎」。

他走進商店,發現這是一家禮品店,有賣賀卡、包裝紙、糖果、娃娃等等,到處寫著祝福的話,他都不認識。

阿牛很好奇地把每一個角落都逛到了,正準備離開,又遇到老闆。老闆關心地問他:「沒有找到你要的東西嗎?」

「我沒有在找東西。我應該找東西嗎?」阿牛問。要是在憂傷村,凡是有人過來跟他說話,多半是「你應該」、「你必須」、「你不能」等等的話。

「不用啊!我只是想提供一些幫助而已,如果你需要的話。」

「哦!」阿牛不知所措,點點頭倒退了幾步,走出商店繼續往前走。

阿牛經過一個電影院,看到正在舉行某影展,外面寫著:「免費活動,歡迎隨時入場。」便走了進去。

他坐下看了一小段,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是他第一次笑得這麼開心。

觀眾裡沒有第二個人在笑,阿牛發現自己很突出,咳了兩聲,把笑聲收了回去。

電影的片名是《傷心客棧》,可是阿牛進來的時候,片頭已經過了。他看到影片裡的場景很像自己家鄉,忍不住笑了起來。

影片播放完之後,問他:「這位先生,我剛才看到你一直在笑,你覺得這個影片很好笑嗎?」

「我不明白什麼叫好笑,但是影片看起來很熟悉。」阿牛說完,所有的目光都轉向他。

「這位先生是外地人吧?歡迎、歡迎。」導演說著,帶頭拍手。觀眾們全都跟著拍起手來。快樂街的人沒有在生活裡見過憂傷的樣子,只能通過電影了解一下。

阿牛的反應讓導演覺得自己拍得比較寫實,可是卻讓觀眾懷疑憂傷說不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阿牛繼續逛街,看到路邊有一個「幸運輪」的遊戲。他沒有看到投幣的地方,因為這是公共設施。

轉盤上面雖然分了很多格,每一格裡面的數字都是一樣的。既然都一樣,那為什麼要轉呢?阿牛正納悶,有個人過來推了一下轉盤,可是轉盤還在動,他就一蹦一跳地走了。(一)

電影院 導演 影展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老同學

下一則

即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