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直播/中共提2份清單測試拜登、拜爾絲退賽省思

中國羽球女將高聲國罵反制對手 自家網友狂叫好

瑪麗珠娜(三)

薛慧瑩/圖
薛慧瑩/圖

這個是我在蒙特婁租的第一個公寓,這些家具都是二手的,有的是從教堂拿來的。

照片上的朱諾還年輕,我看著她戴著眼鏡、提著箱子,站在黃昏的後備箱那裡,臉上掛著笑。她最初在渥太華和蒙特婁之間漂泊,兩年後,她把女兒接出來,那年咪咪十七歲。

我住在渥太華一個朋友家裡,很快就找到工作、找到房子,搬了家。一切順利,好像上帝安排好一樣。朱諾說。

我知道她沒有說明的那個朋友就是丹尼,他幫助朱諾來到加拿大,後來他們同居過一段時間。如今丹尼已經去世了,酒精中毒,他喝得實在太多了。

朱諾在西人公司工作,交西人男友。朱諾其實是一個長著亞洲臉的西人,但當她遊走在西方人裡,她總是以中國人自居,她穿旗袍、繡花鞋。當她遊走在中國人裡,她打扮得就像個西人,她在白頭髮中挑染淺藍色,做藍色指甲。她一點不像一個八十歲的婦人。除了五官不同,她周身上下洋溢著白人的氣息。

在這張照片上,她的頭髮雪白了。

我退休就不染頭髮了。她說,這是我的決定。當時丹尼很不高興。但這是我的頭髮,我做主。朱諾笑笑說。

我們繼續看照片。

照片上的她坐在一個小院子裡。這是我學法語的小鎮,這是我的房東。他原來是一個神父,後來思凡結了婚,生了三個孩子,又離婚了。這是我在魁北克城四百周年時。天下著雨,羅馬教皇通過電視講話,雨下得很大,但沒有人走,他們狂歡。

我們喝完咖啡,決定到樓上開開眼。朱諾走在我前面,她的身體開始變化了,她本來是挺拔的,教會學校訓練女孩子們走路,頭上頂著書,手背在後面。但現在她駝背了,脖子向前探,戴著小圓帽子,看上去有點像八卦雜誌上的英國女皇。

我們去看那些Armani、Gucci,那些奢華的衣服,綴滿金色的手包被鑲在牆裡的玻璃罩裡,好像是某個古玩。

讓我看看它的價格,朱諾伸長脖子,用手去摸那別在衣兜裡的價格籤,很多衣物上沒有價格。

他們在等你問價格,然後他們說試一試吧,我們就麻煩了。我們不會買這樣的東西,但我們要懂得這些東西,知道一下。朱諾說,朱諾用飄飄的眼神望那些可能站在某處的售貨員,她那樣子像一個有經驗的老狐狸。

你看每一個部門都有中國人,這些中國人被雇用,是為了服務中國人,因為現在中國人太有錢了。我們走到門口,見四個中國女人推門進來,她們走得很快,毫不猶疑。

她們是買主。朱諾說。

昨晚我又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到一個速食店打工,我夢見春麗、夢見小隱,我們都在這個店打工,很繁忙、很累,好像還用C++做程式、收銀或者其他。我記得斯里沃,他是我的編程老師,長著瘦小的矮個子,四肢均勻,草黃色頭髮,兒童一樣的圓眼睛,但他的眼神不像兒童,他的眼睛帶著敵意。

有一次春麗沒有交作業時,斯里沃說:不交作業沒關係,你可以到這個城市的任何一個街角,那裡有許多刷碗端盤子的工作,等著你們這些人去做。

春麗是一個新媽媽,她在移民之前是律師,如今她不能保護自己的權益。

趙地主說:斯里沃的語言充滿歧視,你可以去告他。

春麗的臉就漲紅了,她還帶著新母親那種豐潤,身上有嬰兒的奶香味兒。她說:去哪裡告?我連功課都聽不明白。我們就住了嘴,沉默。

這一些新移民來到這座城市,每個家庭送專業好的那個去讀高學歷,文科類的就來到這個社區學校,學習市場上比較容易找工作的專業。那時正是「九一一」之前一年,電腦是熱門,我們就去學電腦,即使我們是文科生也無所謂。在1980年代初經歷過高考洗禮的一代人,有什麼不能學的呢?我甚至要補高等數學。放學後,大半同學都走了,我和音樂家、畫家坐在教室裡,等著花毛衣來給我們上課。

花毛衣是數學和電腦雙博士,天生長了一張慈祥的臉。他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條縫,整個臉都開花了一樣,他是一個標準的、不用任何化妝的祖父。而服裝讓他更加溫暖,他喜歡穿花格子毛衣,他有各種花格子毛衣,藍灰格、黃白格、棕白格、粉黃格。每天上課,你都會看到他,他永遠穿著溫暖的花毛衣。

下午補高等數學,花毛衣會早來一會兒,他等著我們這些午休後有些懶散的學生走進課堂,微微地笑著。他教我們怎樣把一個分解式解決,這個分解式,他說,要用if句式:

if x=1

if x=2

……

音樂家站起來,他說:我有更好的方法。他走上講台,在黑板上用十字相乘法,解出來x。

這是什麼方法?花毛衣說。

這是中國初中數學。音樂家解釋說,帶著某種愉快的揶揄。

花毛衣很快就學會了十字相乘法,但他拒絕用這個方法解題。

因為這種方法是隨機的。他說,而電腦是有嚴格程式的。

於是我們放棄了十字相乘法,用花毛衣的方法解題。我們必須放棄原來的一切,個人經歷、社會地位、價值觀念、人生原則,放棄已經習慣的十字相乘法,從x=n開始,n的區域是從零到無窮大。(三)

中國 移民 咖啡

上一則

繪先知穆罕默德漫畫惹議 丹麥藝術家病逝享壽86歲

下一則

夏天的蘋果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