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商會與民主黨決裂?電視廣告施壓5議員 反對預算案

台疫苗涵蓋率突破5成 累計接種逾1358萬劑

五瓣梅(下)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蘭西告訴路路:「紐約的土耳其人不少,但是老闆伊莎跟他們無法溝通,只好聘了我這個中國人。我曾經是她舞館的學生,課後我們常在一起聊天,聊熟了,就問我願不願意給她幫忙。可能是投緣吧!幹著、幹著,就從兼職變成專職。」

路路吃驚問道:「給土耳其人打雜有前途嗎?」

蘭西說:「集團公司壓力巨大,頂頭上司常罵人,罵得跟傻逼似的。工資高又如何?人都被折磨成分裂症。跟伊莎幹活很愉快,她可以給我辦綠卡。」

路路不敢相信:「肚皮舞也能辦綠卡?我有個師姊在華爾街幹了七年的證券交易,綠卡都沒有下來!」

肚皮舞女老闆資金雄厚,除了開舞館,還在紐約經營餐館。伊莎哪來的錢?她不過是第一代移民,又不是富二代。路路後來才知道,她是「九一一寡婦」。

顧名思義,「九一一寡婦」泛指在「九一一」那天失去丈夫的女人們。那個舉世震撼的災難,讓人們對那日的寡婦慷慨相助,各種捐贈項目層出不窮,伊莎前後拿了許多。美國人和外族人同情她、幫助她,但是她的同胞卻鄙視她、詆譭她、嫉妒她。同胞嘛,本是同根生,知根又知底,就喜歡相互煎熬。

伊莎曾紅杏出牆,丈夫氣極,對她舉起了紅牌。伊莎不想放棄,為了挽救婚姻,還花重金見了曼哈頓的一個女占星師。占星師會巫術,用五瓣梅作法,放在鍋裡熬,口中念念有詞。但丈夫依然鐵了心,執意逼伊沙在離婚協議上簽字,而且在外有了情人。

伊莎又去見占星師,想退回50%的付款。占星師陰陰笑道:我看了水晶球,格局已變,但你別急,也不要簽字,過三個月再找我。

伊莎只當自己遭遇了騙子,也不敢鬧,怕占星師對自己用巫術。

兩個月後,「九一一」的恐怖襲擊讓雙子塔硝煙瀰漫,丈夫沒有從硝煙中跑出來。伊莎理所當然成了「九一一」遺孀,拿了保險的賠款,還有民間的捐助。

伊莎婆家的一堆親友,對伊莎恨得眼睛發綠,咬牙又切齒,但又無可奈何。美國的法律和文化都是夫妻優先,然後是未成年子女,父母沒有任何優勢。拿了巨額賠款的伊莎,先在皇后區開了家餐館,餐館上路後,多出一些閒暇時光,便順著自己的興趣,開了家肚皮舞館。

蘭西對路路說:「伊莎沒精力管餐館,你知道她把餐館交給誰管理嗎?你能想像出來嗎?他是個中國人,從福州偷渡過來的大廚,伊莎現在正在找律師,要給他辦綠卡。」

路路說:「伊莎跟中國好有緣分。」

蘭西說:「伊莎相信占星家,每周都要去見她一次。占星家告訴伊莎,上個世紀三○年代,伊莎成長在上海,家境殷實,父親跟土耳其商人有地毯和珠寶的生意。但是趁著戰亂,土耳其商人跑了,沒有履行合約,父親一病不起,家道慢慢衰落。伊莎還請占星家看了她和我的前世關係。我們前世是很要好的表姊妹,而那個從福州偷渡過來的大廚則是她前世父親的養子。」

路路問:「你信了?占星家的胡說八道?」

蘭西反問她:「如果真是胡說八道,為什麼我與伊莎一見如故?她對她的親友不理不睬,對我如此信任,還要給我辦綠卡。」

路路問:「怎麼辦綠卡?又不是美國急需的高科技人才。」

蘭西說:「別忘了,她有個生意興隆的餐館,她遞交的申請材料,把我辦成餐館的廚師。」

路路深有感觸地點頭:「她是在幫你,為什麼,理由在哪兒?」

蘭西說:「只能在前世裡去找,為什麼有人愛她、有人恨她。」

路路嘆道:「她身上鮮明獨特的雙面性,有人看她善良熱情、有人看她貪婪自私。」

這世界的神祕和深奧,我們又知道多少?路路突然想起那年在路環,透過奼紫嫣紅的五瓣梅,看見那面神祕的瓷磚畫,手捧水晶球的占星家──她知道所有人的祕密。(下)

綠卡 美國 中國

上一則

每日一蘋果

下一則

鮑家麟出版兩本新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