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京清晨發生規模6地震 奧運採訪記者:搖了20秒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是時候了(八)

男女長輩嘖聲贊同,柳瓊聽得臉發紅,心下卻是歡喜的。

她也喜歡這樣的大家庭,為自己能被大家接受而興奮。特別是班長的母親,忙裡忙外時那眉眼裡的笑,暖得讓她想哭。直到那個午後,她聽到堂屋裡傳來了班長母親的高聲:「她的飯量跟貓食一樣。你們看她的臉還是可以的,老話講,年少無醜女嘛。但是她的兩條腿跟竹竿一樣細,就不講好不好看了,這樣的身板很難生養的──」

在一片女眷的驚嘆聲中,躺在隔壁小房間裡的柳瓊走了出來。她只在過道裡站著,望向那烏壓壓的堂屋一眼。他們一下全靜下來。

「哦,你們不是去河裡游泳了嗎?」班長的母親起身,拍著衣角,裝著無事般地問。

柳瓊搖搖頭說:「我肚子痛,沒去。」

「我大姨媽來了。」她提聲又補了一句,就轉回房裡,開始收拾行李。

游泳回來的班長見勸不住,只好答應連夜將她送到鎮上的車站。兩人一路沒有說很多的話。他聽了族裡長輩的勸告,不掙扎。柳瓊也是沒有怨的,她總是接受。

柳瓊喜歡奶奶愛說的「要信命」:「你是拗不過命的,那你又不要活得可憐的話,你就要順著它。不要像你媽──」奶奶有一次嘆出這麼一句。

柳瓊抱住奶奶:「我媽很可憐嗎?」

奶奶擦了把眼角說:「她沒有我們可憐啊。你和桂瓊才最可憐──」

如今的班長成了位高權重的環保官員,兩任太太給他生下了三個兒女。柳瓊為他高興,覺得他的選擇是對的。

柳瓊在那個傍晚,坐上了回桂林的慢車,一路慢慢地揩著淚水。回到家裡,父親竟沒有問她怎麼提前回來了。她跟父親說的是跟一幫同學去的,大家改了計畫,她就先回來。那時桂瓊剛考完高考,父親的心思大概都在桂瓊的高考志願上,沒有多問。(八)

游泳 高考

上一則

台灣首位 李琴峰「彼岸花盛開之島」奪日本芥川獎

下一則

如歌的行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