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衛組織籲 勿將第2階段疫源調查政治化

美國疾管中心:Delta變異株傳染力堪比水痘

五瓣梅(中)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她曾在一處房牆上,看見十二生肖的瓷磚圖,維妙維肖,可愛至極,還有仙女撒花、鯉魚娃娃、站在亭台的古裝女子。一看這些瓷磚畫,就能肯定是中國人的房子。

路路不會忘記那個黃昏,留學美國前的那個暑假,她漫步在蜿蜒的小路,開滿五瓣梅的紫色陽台和雕花鐵門,喧譁地衝進她的視線。

她看見庭院裡的葡萄牙瓷磚畫,畫面是個手捧水晶球的長髮女郎,占星家的模樣,她的背後是幽藍的夜空。她的眼睛那麼深邃,似乎一眼就能看穿路路的前世今生。路路的心「咚」了一下,沒理由地跑開了。但不知為什麼又跑回來了,臉紅了,身體裡的血沒理由一陣翻滾,全堵在了胸口。

那個黃昏沒有夕陽,曖昧不清的光影裡,她睜大了眼睛,看見母親從瓷磚畫的庭院出來,半低著頭,不是一個人,跟一個長髮的中年男人匆匆一吻後,飛奔離去。母親回家後,似乎什麼也沒發生,繼續當賢妻良母。路路愛父母,她必須把這個祕密消化在腸胃裡。只是當她看母親與父親情深意切,相互關懷,那畫面不再溫馨明朗。

當路路跟蘭西說起澳門路環的瓷磚藝術,無意間提到青花瓷浮雕的占星女郎,蘭西對路路說:「肯定有個占星家住在裡面,她知道許多神祕故事。我想去路環看看。」

路路心一沉,連忙轉換話題:「你看澳門有路環、有那麼安靜的後花園,法拉盛有什麼?」

蘭西問她:「法拉盛的草地公園(Flushing Meadows Corona Park),你莫非不知道?」

當六月的空氣裡湧動著紫丁香的幽香。蘭西和路路又見面了,兩人相約在草地公園。公園裡綠樹成蔭,碧草如茵蔓延到湖邊,湖水清亮,天光雲影都被攬入了其間。路路還在林子裡發現了一片五瓣梅。她的心一下就寬闊明媚起來,她對蘭西說:「沒想到法拉盛還有這樣的地方,沒想到紐約也有五瓣梅。」

蘭西說:「我不知道它叫五瓣梅,我知道它的英文名是periwinkle。在歐洲中世紀,人們會用五瓣梅編織花環,戴在夭折小孩的頭上。在莎士比亞的戲劇裡,三個巫婆用五瓣梅作法,幫將軍篡了王位。」

路路聽得一頭霧水,「什麼老闆?你曼哈頓的老闆會跟你說這些陰森森的典故?」

蘭西說:「我已經換了公司,我會慢慢告訴你。我的新老闆還說,在舊時代的歐洲,罪犯在砍頭前會戴上五瓣梅花環。五瓣梅有毒,所以還有個名字叫死亡之花(flower of death)。」

路路說:「不可能吧,美國的五瓣梅居然有毒?我記得我媽媽曾剪五瓣梅的嫩枝泡茶,我感冒的時候喝過,我爸胃疼的時候也喝過。」

蘭西笑道:「有人看它是毒草,有人把它當寶,或許是文化的差異,讓五瓣梅也有了兩面性。」

路路說:「不管怎樣,五瓣梅艷麗可愛,大家都喜歡看花,下次父母來紐約,把他們帶到草地公園看看。」

蘭西說:「草地公園比中央公園還大,上個世紀三○年代就辦過世博會。前面那個頂天立地的地球儀,看見沒有?不鏽鋼打造的。」

路路說:「我看見了,很多電影鏡頭都出現過,明信片也見過。」

蘭西說:「想不到吧?這裡是美國職業棒球隊的主場,我還在這裡,看過美國網球公開賽。公園裡時常都有演唱會,各路明星都來過。」

路路嘆道:「我怎麼如此孤陋寡聞啊?」

蘭西笑道:「我也孤陋寡聞啊!不知道澳門有路環。可見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它的兩面性,城市如此、植物如此,人也如此,對人、對事都不能過早下結論。」

蘭西的職業是行政管理,任職一家肚皮舞機構,幫女老闆打理各種雜事。路路現在才知道,蘭西不再是曼哈頓白領,她從保險集團公司辭職了。(中)

美國 澳門 法拉盛

上一則

台灣首位 李琴峰「彼岸花盛開之島」奪日本芥川獎

下一則

如歌的行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