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110米跨欄 中華隊陳奎儒傷後復出跑進準決賽

東奧/35歲爭第7金 美國女飛人:當媽後有不同動力

五瓣梅(上)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路路在澳門長大,具體一點,在澳門的路環。路環地處澳門郊區,那裡遠離賭城和燈紅酒綠,悠長的巷道、色彩斑斕的西洋老教堂、黑白相間的碎瓷磚路,路邊的榕樹枝繁葉茂、濃蔭匝地,那氣勢呼天喚地,誰也抵擋不住。榕樹的根倔強霸道,縱橫糾纏在老牆上,書寫一曲盛大的時光交響。

日子沉在這裡,不願離去,百年前的故事還在這裡開花。一隻乖巧伶俐的狗,長毛飄飄從馬路對面奔過來,在兩個婦人的腿邊撒嬌弄癡。兩人一邊跟狗嘻笑玩耍,一邊用軟綿的粵語聊著家長里短。

路環與珠海的橫琴隔水相望。上個世紀七○年代末期,中國國門剛剛打開,居住在廣東橫琴的農民,划船到路環,把船上的蔬菜和水果銷售給路環的居民。路路的父母就是這樣結下了天長地久之緣。

路路的父親是路環衛生局的公務員,有次陪同友人,去路路母親的船上買荔枝。他喜歡她烏黑的長辮子和清甜的笑靨,他說:你種的荔枝真好吃。她記得他的眼睛很亮,他的身後是一片野林子,林子裡的五瓣梅正在開花,有的奼紫、有的嫣紅,明媚燦耀了視線。

他是後來才知道,文革期間她父母被打成右派,雙雙蒙冤自殺。十歲的她從廣州南下,投靠了在橫琴務農的表舅一家。她父親是油畫家、母親是鋼琴家,那又怎樣?她很快學會了種菜、餵豬、養魚、收割芭蕉……但是在原生家庭裡熏陶過的文藝氣質,讓她不會泯滅於眾人。

三年後他們結婚了,女兒誕生在路環,取名「路路」。路路母親執意去賭城打工,她想多攢錢,後來跟人合夥在噴水池廣場附近開一家美食店。她覺得自己這一生被時代耽誤了,只能寄託於女兒,女兒必須有最好的成長環境。

路路十八歲那年去紐約讀書,華人同學一聽說她來自澳門,第一個反應便是:哇,賭神!路路最初也解釋過,後來煩了,只是笑笑,不再多言。她有個好朋友叫蘭西,蘭西來自北京,跟她在一起的最大收穫,是普通話進步飛快。

碩士畢業後,路路求職順利,在紐約皇后區的一家金融公司從事統計工作。職場剛起步,工資不高,只能在法拉盛與人合租,跟幾個女孩蝸居在一棟老房子裡。蘭西那時候在曼哈頓上班,又在談戀愛,每天忙得頭昏眼花。但是每次和男友分手後,她總會找路路聊天散心。

那日蘭西跟路路見面,蘭西心煩意亂。她跟男友拜拜了,職場也不順,老闆總找她的茬,她想出門散心,要不去澳門看看?蘭西心中的澳門是五光十色,喧囂而繁華,她說,賭城的形象已在她的大腦扎根了。

路路說: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去澳門的路環走走,讓你知道繁華都市的世外桃源。

蘭西無法想像,那裡有油綠的芭蕉林、嬌艷的五瓣梅,綿延的黑沙海灘上,能看見跳來跳去的魚。

路路告訴蘭西,每次回家,她都喜歡沿著海邊的小路漫步。小路一邊是海,一邊是典雅的老建築:圖書館、天主教堂、飄著奶香味的蛋撻店。一棵榕樹穿過餐館的屋頂,像一把撐開的巨大綠傘,食客們在傘下縱情暢飲。在綠傘旁拐一個彎,便是上山的公路了。公路兩旁大都是民居小別墅,偶爾也能看見一棟氣勢軒昂的豪宅。

路路對蘭西說:「你去過葡萄牙,肯定忘不了那些瓷磚繪畫。在路環的民房院牆上,一些奇妙的瓷磚畫會讓你發呆一個下午。」

葡萄牙瓷磚畫早融入了澳門的文化血脈,那些優雅靈動的畫面,演繹了平淡而美好的日常生活。澳門雖然是葡萄牙殖民地,但也保留了濃烈的中華元素。路路告訴蘭西,她喜歡白底藍色的瓷磚畫,看畫的內容,就知道主人是華人還是西人。(上)

澳門 賭城 紐約

上一則

華裔舞者搖曳生姿 「不倒翁」裝置驚艷亞城

下一則

暑熱的極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