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務院發言人「突破性感染」 布林肯檢測陰性

白宮:孟晚舟獲釋毫不影響美國的對中政策

房間裡的男孩(全文完)

雖然房間很扁、很壓抑,但睡在床上,到底還是比沙發舒服很多。

天黑很久,蘭蘭才回來。她加班了,說好的湖南菜變成了外賣湘菜。

蘭蘭提著大包小包進屋的時候,明生正在看電視,手中拿著一罐啤酒。

蘭蘭說:「你怎麼能喝這麼多啤酒!外賣也不叫,差不多吃光了我的零食。」

明生記得,從昨天到今天,自己總共才喝了兩罐啤酒,但接近二十罐啤酒差不多都沒了,所以他懷疑是蘭蘭自己偷偷喝的。更可怕的是,他幾乎沒吃過零食,零食也少了很多……但他不想讓蘭蘭知道,自己今天整天都是在外面遊蕩,更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又去了找秀明,就沒有接這個話頭。

他們將茶几當成餐桌,把瑜珈墊從茶几底下橫穿過去鋪在地上,面對面盤腿坐著吃飯。光線很強,他們又坐得近,彼此臉上的缺點一覽無遺。蘭蘭說:你的鬍子不長不短的,看著有點猥瑣呢!說完去找阿杜留下的電動刮鬍刀,但找不到。

「我記得是放在洗手間的。」蘭蘭碎碎念著走過來。她在無意中看到垃圾桶中的空啤酒罐、香蕉皮和亂七八糟的零食包裝袋,舊話重提說:明生你還挺厲害的嘛,一天幹掉這麼多東西。你苦惱就說出來嘛,犯不著不停地喝啤酒的。

因為實在忍不住,他說:「我今天一天都在外面,沒吃過什麼零食。啤酒這兩天總共才喝了兩罐,香蕉一根也沒吃過……」

蘭蘭像被什麼刺了一下跳起來,咚咚咚上樓翻東西。過了一會,她站在二樓的扶手旁,說不見了很多東西,充電寶、衣服、用過和沒用過的化妝品,一些是阿杜的、一些是她的,她上星期買的還未穿過的裙子也不見了……

明生仰頭望上去,禁不住汗毛倒豎,後背發冷。(全文完)

上一則

向老師行鞠躬禮

下一則

春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