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里斯堡女兵遭阿富汗難民輪暴 德州居民痛批政府

國務院發言人「突破性感染」 布林肯檢測陰性

房間裡的男孩(九)

明生賊笑著說 :想不到你心理還挺陰暗,把人想得那麼壞──你老闆對你這麼好,我真有些擔心阿杜會吃醋。

蘭蘭說:吃醋不至於,不過他倒是發過幾次毒誓,說等有錢以後,給我買間比這個公寓高級一百倍的房子。

蘭蘭一邊說話,一邊把口袋中的零錢掏出來,扔在已經擺滿東西的茶几上。茶几上大包小包放著不少零食,大都是餅乾、花生糖之類能迅速填飽肚子的,還有一大串香蕉。蘭蘭說,她在家做私活,加班到半夜餓了,就吃這些。牆角還有大半箱哈啤,是東北人阿杜的。

明生打電話跟吳老闆說,要遲兩天回去。

吳老闆說:把秀明給老子弄回來,你休多少天都行!

蘭蘭想明天帶明生去可園走走,明生懶,不想去。講了半天,哪都沒定下來。蘭蘭都有些煩了,怪明生優柔寡斷,嘟嘟囔囔著說:明天不用上班,做什麼好呢?

明生說:明天我們去把太陽升起來吧!

蘭蘭沒法理解這個幽默。明生又說:小時候我們村有人在東莞長安打工,我還以為是古時候的長安,「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這幾句詩是什麼意思?」蘭蘭問。

「〈長恨歌〉中的幾句。」

厲害呀明生,〈長恨歌〉都能背!

明生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只會背這一首。

蘭蘭住的虎門離長安很近,他們決定明天去長安走走。

「厚街離虎門和長安都不遠。」明生說。

「你……想說什麼?」蘭蘭問。

「秀明在厚街。」明生說。

他們喝啤酒。蘭蘭喝得節制,明生卻醉了,還說著話,就倒在布藝沙發上睡了過去。(九)

➤➤➤房間裡的男孩(八)

上一則

「娶了對的人」卡特夫婦結婚75年 美最長壽婚總統

下一則

病是怎麼來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