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房東拿錢換鑰匙 付47.5萬趕走房客

Delta變種突破中國防線 蔓延8省22地 逾200人確診

姨爹來自法蘭西(一一)

「禿子,你跑來做甚?」狗三呵斥道。

「使不得!司令的懷表還等著洋人修哩。」

「渥慫,額不是叫你拿到南鄭去修了嗎?」

「司令息怒,前些兒個額逮了個修表師傅,誰承想墜崖摔死哩。後來發現這洋人『公雞窗裡摸一把──不簡單(揀蛋)』,能拿捏修表的活計。這些日子,修的鐘表都是這洋慫攬下的。」

「你個哈慫,把老子蒙到鼓裡?這帳回頭再算。額要看著洋慫修表,修不成你就給洋慫陪葬。」

狗三領著我和秦禿子前往司令駐地。一路上,秦禿子趁押解刀匪不備,悄聲對我說:「這慫短得很(歹毒),面目騷親(熱情)點兒,別自找絡連(麻煩)。」

狗三的巢穴是主峰側翼的一座石頭屋,上面布滿紫藤和爬山虎,間或有一兩隻野蜂匆匆掠過。圍繞著兩道礫石砌成的環形高牆,上頭布滿射擊孔,由兩名持槍刀匪守衛。

不知為什麼,屋門設計的很窄,只容得一人通過。挑簾進去,看到兩個女人驚慌失措的背影,倏忽間消失在屋子盡頭。我想,這大概就是刀客經常說的壓寨夫人?

堂屋由結實的圓木搭建,陳設十分簡陋,能瞅見相連一間屋裡,有連通屋頂的梯子,大概是逃生通道。

秦禿子從箱子裡摸出一塊金燦燦的懷表,假模假式地放到八仙桌上。當著狗三的面,我熟練地從工具箱裡挑出鐘表的拆卸家什,撬開懷錶表機殼,用起針鉗褪去指針,再用細毛刷清除內部機件的污垢,隨後上油、回裝,一氣呵成。

狗司令把耳朵貼在懷表上,逐漸臉上橫著的褶子肉鬆弛為軟皮囊,皮笑肉不笑地說:「這洋慫還是個左逮逮(左撇子)哩!」(一一)

➤➤➤姨爹來自法蘭西(一○)

上一則

巨人交棒 貝佐斯創亞馬遜27年成巨富 成功5秘訣

下一則

一個人的角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