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商會與民主黨決裂?電視廣告施壓5議員 反對預算案

台疫苗涵蓋率突破5成 累計接種逾1358萬劑

姨爹來自法蘭西(七)

不久,狗三得知鄰縣方家寨的民團有幾十枝步槍,他率眾繳了民團的械。隊伍逐漸擴大到三百號人,成了巴山北翼數一數二的匪幫。

狗三來到羈押人質的土牢親自查驗,趁機給「肉票」訂下贖金標價──壯勞力現洋十五塊、體弱的十塊、伢子五塊……輪到我了,他托著腮盯我老半天才說:「這洋慫乍長得不似兀個(那個)挨刀的德國神父哩?」

他下令把我從土牢轉到土匪居住的窯洞嚴加看管。他走後我才知曉,這狗日的竟給我訂下一千元大洋的贖金。

「肉票」的家人從門縫上插的字,據獲悉親人遭綁架,舉家哀號;待清醒過來,才意識到救人最當緊。東拼西湊上「袁大頭」和「孫大炮」,哭哭啼啼跑到指定的山坳裡呼喚親人。聽到呼喊聲,刀客便押著「肉票」出關,收訖贖金放人……人質陸陸續續走淨了,就剩下我一個。

土匪對我的看管逐漸鬆懈下來。山寨坐落在崖上,下山須經過三道刀匪把守的關卡,插翅難逃。我和做飯的徐二貴慢慢熟絡起來,他是幾年前從鹽道上綁來的,因為窮,家裡贖不起,留在寨裡做雜役。我倆同病相憐,他教我下江話,順便牽翻(嘮叨)巴山的風土人情。諞閒時我了解到他家鄉的情況──平利是個依山傍水、氣候濕潤、四季分明的地方。山民淳樸,既有北方的豪放大氣,又有江南的細膩精巧。

二貴有兩個女娃、一個么兒,離開時么兒還是個月娃。一晃幾年過去了,不知道是死是活。(七)

➤➤➤姨爹來自法蘭西(六)

德國

上一則

老上海人的如廁

下一則

鎖國以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