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商會與民主黨決裂?電視廣告施壓5議員 反對預算案

台疫苗涵蓋率突破5成 累計接種逾1358萬劑

萬鑫鑫的陶藝課(四二)

「後來看我總是打架,奶奶就給我換了一間學校。誰想得到,那些『從垃圾箱撿回來的野小孩』謠言早比我先到了新學校,又接著打。轉到第三間的時候,奶奶說,若斜橋附近的這間再不成,就要去舊時茶園的附近,找一間鄉下學校了。」

「鄉下的學校,聽起來都覺得好遠。」

「是啊!第一間學校就我們所住的同一條巷弄底,第二間學校靠近城隍廟,第三間在斜橋邊上,我也想盡量留在斜橋邊上。可是去上學沒兩天,我還是聽見了有個壞同學叫我野小孩,而且這個學校的壞同學長得人高馬大。以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的打架經驗,我知道自己絕不是對手。但是機會來了,這天的體育課我們要走平衡木。就在人高馬大的壞同學搖搖晃晃走在平衡木中段的時候,我猛然從隊伍中衝上前去,用盡全身的力氣,朝她的膝蓋撞過去。她立即應聲摔落,還流了鼻血。」

「哇──哈哈哈。」鑫鑫笑翻了。雖然她實在很難想像,總愛穿著飄拂衣衫的南方雪衝向人高馬大的同學,對方跌倒在地、血濺操場是怎樣的情景。

「後來,再也沒有同學敢叫我『野小孩』了。因為他們說:『南方雪一出手,就可以把人打到流血。』但是再也沒人敢和我說話。有時需要轉達老師的通知,面對我的女同學,身體甚至在顫抖。整個小學期間,我都沒有一個朋友。每天上課,我都看著教室外頭,我知道,等到陽光從另一側的窗戶照進來時,就快放學了。」

「真真的是『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的童年呀!」

「我最期待的就是放學後,吃過簡單的晚餐,和奶奶一起坐到院中的藤椅上,聽她說故事。」(四二)

➤➤➤萬鑫鑫的陶藝課(四一)

上一則

小提琴大師林昭亮 把台北音樂節搬到舊金山

下一則

花草不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