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回來了 3日凌晨將出賽平衡木決賽

美確診破3500萬 占全球近18% 半個多月暴增近3倍

房間裡的男孩(三)

明生問:阿杜呢,他回不回東北老家?蘭蘭沒好氣地,他說過年得回去跟哥們喝幾杯。過量的酒精對身體不好,對生活和感情也有壞影響,但阿杜從來就不聽勸,抓住一切機會喝、喝、喝。

明生回到家中,硬著頭皮把房子的事講了。父親說,錢反正還在自己的手上,買另外一間就是。父親還說,前天趕集遇見蘭蘭父親,他父親說蘭蘭和她男朋友,因為沒買房子,婚事一直拖著。明生知道蘭蘭不肯結婚並不完全是因為房子,但他不好跟父親說這些。

父親接著又說:我們自小看著蘭蘭長大,知根知底的,可惜就是比你大兩歲。明生不知父親為何這樣說,難道他到現在還嫌秀明嬌氣嗎?

秀明家對明生不肯在房產證上加秀明名字,本來就耿耿於懷,這會,就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了。他們知道明生準備用來買房的錢大半是父親給的,是他父親堅持,房產證上只能有明生的名字,但他們不怪明生父親,怪明生。秀明的姊姊當年在東莞打工,嫁給當地人,買房的時候一分錢沒出,房產證上也有她的名字。

秀明姊弟三個,姊姊定居東莞,弟弟在秀明和明生剛開始相處時還讀高中,成績平平。大家都以為他高中畢業後出去打工,到年紀回鄉結婚生子、照顧父母。哪知道他最後階段發力考上了一間不錯的大學,以後鐵定了要留在大城市,不回老家了,所以秀明父母希望能把秀明嫁到離家不遠的縣城,方便以後照顧他們。

不管秀明願不願意,她回家沒多久,就有適齡青年過來「坐一坐」。父母相中了縣城一位三十多歲的公務員。這個離異的男人對秀明一見鍾情,比秀明大十多歲,有車有房,還有個讀初中的兒子。他承諾照顧秀明父母和供她弟弟讀大學。秀明聽到父母和男人討論自己的婚事、自己的將來,好像與她本人無關似的,很是無奈。她還沒到非明生不嫁的程度,但父母這麼弄,她多少還是反感。

明生去秀明家拜年,秀明的弟弟和堂兄把他攔在門外。秀明的電話被父親「沒收」關機了,明生打不通。

秀明家派人過來傳話,讓明生以後不要再騷擾秀明。之後聽人家說,秀明父親把她「押送」去東莞,交給姊姊看管。秀明家認為明生太過木訥內向,將來不像有大出息。秀明花容月貌,跟他很吃虧。

明生實在沒法理解,秀明這麼大一個人,怎麼能任由父母擺布。他失望之餘,默默收拾行李,假期尚未結束,便回了佛山。

元宵節後不久,秀明姊姊打電話讓明生把秀明留在佛山的東西,寄過去東莞。明生問這樣算不算分手。姊姊希望明生給秀明點時間,讓她靜一靜。

苦惱的明生終於忍不住,把自己失戀的事告訴蘭蘭。蘭蘭這才知道秀明也在東莞,約她見面,但約了幾次都不肯出來。蘭蘭知道秀明變了心,不知怎樣安慰明生,只好說:房子弄好的話,可能還有希望。

明生頹廢,說了不少灰心的話。

蘭蘭開玩笑說:要不然我嫁給你算啦,反正你都有錢買房子了。

明生笑笑說:這是個好主意,咱倆的錢加起來不僅夠買房,還能來個豪華裝修。

大家帶著春節的餘慶,放著音樂,嘻嘻哈哈,邊吃糖果,邊捏漂亮的花盆和公仔,只有明生獨自坐在角落悶頭拉胚。他拉出一個很大、很圓、很厚的胚。

吳老闆過來問:「明生你這是在做水缸嗎?」

明生說:「你才做水缸。」說完,賭氣似地一收,把圓形捏成了荷葉邊。

吳老闆說:「有點意思。」

大荷葉盆晾乾後,明生把它打磨得光滑平整,外面上了淺綠色後,再塗上很厚的透明光釉,裡面則是天藍色。他原本想做個超級大的花盆,做完後卻變成了一個小魚缸。

出窯後,明生的這個魚缸令大家嘆為觀止。外面的光釉形成冰裂,水晶般光彩奪目,裡面窯變,強弱、深淺、漸變,該有的都有了,初看似油畫,再看像夢境。

秀明以前總嘮叨著要養金魚,但一直沒養成。明生買來幾條小金魚和水草,算是替她完成一個心願。

一位附近的老闆過來玩,看到魚缸很喜歡。明生不想賣,報了個他認為的天價,一九八八元。老闆給了兩千……多出的十二元算是水草和魚的錢。(三)

➤➤➤房間裡的男孩(二)

上一則

小提琴大師林昭亮 把台北音樂節搬到舊金山

下一則

我家狸奴伴寂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