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斯加規模8.2地震 關島發海嘯警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通行證(全文完)

到了工作單位,牛春嶺分得一間單身職工宿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安了一個空調,等小沙夏天回來就辦事;還買下一個二手筆記電腦,留著給小沙讀研時用。他牛春嶺終於在北京安了家,娶上北京媳婦。

小沙回來後,寫了一篇關於支教經歷的文章,在雜誌上發表了。小沙雖然支教工作做得不盡人意,體會還是很多的、收穫還是很大的。小沙特別提到,一位好友曾勸她不要在支教上浪費時間,但經過一年支教,為貧困地區的教育貢獻了自己的棉薄之力,她的思想得到了昇華、靈魂得到了淨化……牛春嶺看了非常滿意,小沙與一花從此劃清了界線。

許多年後,牛春嶺去參加一個行業會議。這種會議一般沒什麼實際意義,就是各地同行業者彙聚一堂,溝通資訊,交流經驗,有時能結交一些朋友,以後可發展為關係網上的一環。

牛春嶺在會議上碰到讀研那個省的代表,說認識一花,曾經共事過一年半載。牛春嶺突然有了感慨,忍不住對人家提到一花。代表說一花幾年前就出國了。牛春嶺當然知道一花早就出國,且已經結婚,而他和小沙也有了孩子,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聊聊一花,於是對那代表說,我跟她在學校談過戀愛。代表的表情變了,驚訝之余打量了牛春嶺幾眼。牛春嶺沉浸在曼妙的回憶裡,有些「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的陶醉。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人活在這世界上,總不能拿墓誌銘開路,需要用通行證時就得用。在單位裡,在社會上,牛春嶺自認為在往德才兼備的路上走,但在沒人知曉的時候,他也會拿出通行證來用一用。(全文完)

➤➤➤通行證(一七)

北京 教育

上一則

羅偉強長跑穿越紐約州 為醫學研究籌款

下一則

疫情後第一次茶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