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首位3金王 南韓安山「射」下女子個人冠軍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姨爹來自法蘭西(二)

可到夜裡遭罪了,人睏得東倒西歪,坐不住。索性學著別人樣子,鑽到座位底下躺著睡。

天濛濛亮的時候,我被一陣惡臭熏醒了,原來一隻臭腳杵在我臉上。不假思索扒拉開,過一會兒它又伸過來……我和臭腳的主人暗中掣肘,互相叫罵。等從椅子底下爬出來茬架時,兩人都愣了,我脫口而出:「二和尚,怎麼是你?」

「呵呵!廠裡派我去杭州出差,歸途逛逛姑蘇城,跟你丫多年沒見了。」

「二和尚」是綽號,比我長三歲,我和他弟弟是同學。當年我們院與隔壁的K院經常發生「戰事」,我們的友情經過「炮火」洗禮。他後來到陝北插隊,彼此失去聯繫,交談中我得知他招工到華山腳下的一家工廠。

他鄉遇故知格外親熱,我倆逛了虎丘、拙政園和獅子林……回來的路上「二和尚」說:「晚上我帶你去個好去處……」

這去處正是大名鼎鼎的「松鶴樓」,光從古香古色、斑駁陸離的牌匾,就能看出它的滄桑……店堂裡食客如雲,不想轍可叫不到菜。二和尚深諳時下的社會風氣,他殷勤地走上前給服務員耳後夾了一根菸,點的菜肴很快上來了。正宗的蘇幫菜:荷葉粉蒸肉、八寶飯……我最中意的是「松鼠鱖魚」,吃得我滿嘴流油,這是我吃過的最好的焦燒魚──外焦裡嫩、酸甜中和,入口綿長、回味無窮。

「二和尚」問我:「知道為什麼帶你來這兒吃飯嗎?說了可不許告訴我們院的。」吃人家嘴短,權當聽個熱鬧,我蠕動著腮幫子點點頭。

「我爸人特隨和,見人總笑呵呵的。有一回他去上海出差,在火車軟席裡認識個電影導演,正籌拍喜劇片《滿意不滿意》,緊鑼密鼓㎞物色演員。他見我爸是個大胖子,人挺喜興,活像個彌勒佛,就動員我爸客串群眾演員,飾演到『得月樓』(電影裡松鶴樓的化名)吃飯的胖顧客。一路上軟纏硬磨,可我爸畢竟是大學教授,講究師道尊嚴,人又好面子,哪能幹那營生,一口回絕了。

「電影公演時,我爸帶我去看,當銀幕出現松鼠鱖魚鏡頭時,我立馬來了個『巴甫洛夫條件反射』,哈喇子都淌出來了……我爸在黑暗中,頗為得意地跟我講了導演勸他做演員的事。我說:爸,你真傻!多好的由頭呀,既能白吃松鼠鱖魚,又能露臉。等我長大有了孩子,也領看電影,跟他說,瞧!那個長相富態的食客就是你爺爺。」「二和尚」講著、講著,突然打住了。

「你爸聽了準特高興,多有範呀!」我腆著一臉壞笑說。

「二和尚」瞥了一眼桌上的殘湯剩羹,立馬惱怒起來:「呸!我爸在黑暗中給了我個大耳貼子……你丫真夠孫子的,這麼快就把松鼠鱖魚掃光啦?」

2

「眼鏡」盯著我問:「諞完啦?」我點點頭。他不以為然地評論道:「你諞的事體好格求外(另類),山裡人沒這麼撇脫,生計都忙不過來哩,哪有閒工夫瞎走動。」接下來他略顯矜持地說:「額諞一哈,聽過別彈嫌。」

──兩個月前額下安康,到師範專科參加高考的外語考試,上衣口袋裡裝著准考證和五元錢。從長途下來改乘市裡公交車,上面人擠得滿當當……到師範站下車時,額下意識地摸了把口袋──准考證和錢全莫地了(丟失)!額拔腿追車,車跑了。只覺得眼前一黑、克及蓋(膝蓋)一軟,跌坐在路邊樹底下……

過了老長工夫,聽見身旁有窸窣聲,絕望中的額頭都沒抬……感覺有樣東西在眼前晃──定睛一瞅,額地神!是准考證,一把抓了過來。順著瘦骨嶙峋的手、額看清一張鬍子拉碴的臉,表情藏(怪)得很。

「鬍子」說:「小兄弟,今後去人稠的地方,多長點心眼。好好考,別給莊稼人丟臉。這五元錢還給你,哥不著筋(不好),別怨俺。」說完,他大步流星地走了。額看著他的背影流下了熱淚……聽過老輩人打廣子(閒聊),舊時的盜賊恪守「盜亦有道」的行規,即便是賊,也得講氣節:「不偷窮人、不壞人前程。」額算開眼了。(二)

➤➤➤姨爹來自法蘭西(一)

電影 導演 高考

上一則

尹集成專揀麥當勞垃圾店 成就大事業

下一則

告別式裡的笑聲

超人氣

更多 >